中医
疗法
五官科 中医妇科 中医儿科
肿瘤科 中医内科 疑难杂症
中医
保健
气功 药膳 按摩
针灸 刮痧 火罐
偏方
秘方
内科 妇科 儿科
外科 男科 皮肤科
肿瘤疾病 延年益寿
美容健身 保健滋养
苏荣扎布
2011/3/12 12:07:25 来源:医药卫生网作者:医药卫生网 阅读:13239次

苏荣扎布

<a href=苏荣扎布"/>

苏荣扎布,男,蒙古族,1929年12月出生,内蒙古医学院主任医师、教授,1949年5月起从事蒙医临床工作,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自治区名蒙医。

苏荣扎布:蒙医药现代化的开拓者

<a href=苏荣扎布(右一)为患者诊病"/>

苏荣扎布(右一)为患者诊病

◆他组织编写了第一套蒙医药高等院校教材,促进了蒙医药高等教育的规范化、正规化

◆他提出“基于阴阳学的现代蒙医学整体观理论”新学说,大力推进蒙医理论现代化

◆他擅长发挥传统蒙医药优势辨证论治,屡创新药,疗效卓著

三次见到苏荣扎布先生,他都身着蒙古族的节日盛装。高高的蒙古帽子、别在腰间闪闪发亮的银质蒙古刀以及独特的蒙古靴子,让人立即联想到万马奔腾的景象。苏荣扎布的汉语说得有些生硬,但他用蒙语书写的十几部蒙医学理论著作却树起了蒙医现代化的里程碑。正是这位80岁的老人,时刻不忘使命,向人们宣传蒙医药知识、治病救人,他就像一只雄鹰,俯瞰大地、振翅苍穹,护佑着草原群众的健康。

成长

寺庙里走出的蒙医大夫

1929年12月,苏荣扎布出生在锡林郭勒盟镶黄旗。幼年的他,也像其他牧民家的孩子一样,在广袤无垠的大草原上放牧、玩耍。但是在苏荣扎布不到7岁的时候,父兄相继去世,母亲禁不住这一连串的打击,一病不起。1943年4月,受到一种不知名传染病的袭击,苏荣扎布的母亲和支撑家业的舅舅相继去世。

好在当时一位喇嘛医生收治收养了他,可以说是蒙医蒙药使他死里逃生,成为这场瘟疫后的幸存者。从此14岁的苏荣扎布留在寺庙里开始苦读医经药典。之后的6年里,苏荣扎布先后拜拉木扎布和巴瓦两位医生为师,学习藏文和蒙文,攻读蒙医理论和临床基础知识。通过钻研理论及临床实践,他传承并丰富了蒙医药学,在心血管、消化系统、妇科等疾病的诊治方面积累了独特的经验。

跟师学医的第5个年头,苏荣扎布已经能够对一些疾病进行诊治,然而周围人都不敢信任一个10多岁小伙子的医术。尽管大家对他的医术有质疑,但是苏荣扎布丝毫没有受影响,他依然勤恳而执著地跟老师学习。

1949年,20岁的苏荣扎布已经可以独立为病人看病。这年,他参加了当时旗卫生行政部门的考试。顺利通过考试后,苏荣扎布留在了察哈尔盟商都镶黄旗医院从事临床医疗工作。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国家对蒙医药事业的重视和扶持,苏荣扎布也与他热爱的蒙医药事业共同成长。

理论

整体观学说推进蒙医理论现代化

苏荣扎布博览历代蒙医各家学说,并努力地在临床实践中丰富和完善蒙医古老理论体系。他提出以“六基症”为核心的新学说,归纳升华了蒙医学理论体系的重要特征——基于阴阳学的现代蒙医学整体观理论。这一新学说的提出为现代蒙医学理论体系的发展和完善,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苏荣扎布认为,蒙医药理论体系的特点是以阴阳五元学说为指导的整体观和对六基症的辨证施治。六基症理论把引起疾病的主要原因归纳为赫依、希拉、巴达干、血、黄水、虫(细菌、病毒、微生物)等6种,从本质上归纳为寒热两种。“人体的赫依、希拉、巴达干是构成人体进行生命活动的三种能量与物质基础”,苏荣扎布说。这三个基本因素是蒙医理论的基础,他们在人体基本属性中属阳性。血在蒙医理论中被认为是滋养人体诸元素的物质基础,因此在人体生命活动中属阴性。

蒙医理论明确指出,发病本身的内在条件是指三根七素,即内因;致病因素指外界因素,即外因。在正常情况下,三根七素各有特点,自具其能,密切联系,共同担负着人体正常生理功能活动,保持对立统一的相对平衡状态。这是保证人体健康的基本因素。

苏荣扎布认为,三根在各种致病因素的影响下,会出现偏盛偏衰等反常状态,当三根失去平衡时就产生疾病。

基于这些基本理论,苏荣扎布紧密结合自然与人的关系、五行和三素气的关系等来解释人的生理规律和病理规律。他认为,“人体和自然界是对立统一的整体,人体本身就是这一庞大体系的缩影。因而,人体也是对立统一的整体”。在这些理论的指导下,苏荣扎布对诸多病种进行了进一步的分类和解释,提炼出了现代蒙医药精微与糟粕之分解的新陈代谢理论,并采取辨证治疗的方法,在理论和临床上不断取得突破。

从事蒙医临床研究几十年来,苏荣扎布出版了多部总结自己研究成果的著作并发表了许多学术价值极高的文章,如《蒙医学六基症及其分类》、《论蒙医学整体观》和《赫依、希拉、巴达干之变化规律》、《浅论蒙医药形成、发展的特点》、《现代蒙医药理论体系的三大基本特征》等,对古老蒙医理论的现代化进程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临床

发挥传统蒙医优势辨证论治

古代蒙古族劳动人民以游牧生活为主,狩猎为辅。而蒙古族喜欢吃肉、骑马、摔跤等生活习惯,也使得蒙医药在治疗骨伤、风湿疼痛、心血管疾病等蒙古族地区常见疾病方面疗效显著。

苏荣扎布在行医60年中,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特别是在治疗“六基症”之“赫依”症类疾病和气血运行不畅精微与糟粕的物质代谢紊乱类疾病方面尤其擅长。如心血管、精神、神经、消化系统疾病等诸多疑难病症。

在临床实践中,苏荣扎布依据气血运行中“精微与糟粕”的新陈代谢理论研制出多种新药,临床应用均取得满意疗效。如赞丹11味、术沙7味、扎索11味、满纳嘎乌日勒、冠心2号等,在治疗心血管疾病方面疗效独特,受到广大患者的信赖和推崇。其中一种治疗心脏病效果很好的七味广枣散,被收录到《中国药典》(1985年版)中。

苏荣扎布献身蒙医药临床及科研事业60年,开拓与创新孜孜不倦,却不追名逐利。曾和他一起工作过的同事告诉了记者一件令人感动的事。上世纪70年代,一直致力于心脑血管疾病临床研究的苏荣扎布,在多年的临床实践中积累了不少特效药配方及治疗因精微分解、吸收受阻致高血压的有效处方。但他却毫不保留地把这些处方交给了内蒙古医学院的乌恩教授,“我什么都不要,你们拿去研究吧。”苏荣扎布就是用这样一句简单平实的话来回应众人。乌恩经过研究,最后终于成功地研制出了一种新药,这就是广受欢迎的“格根钦”。据了解,“格根钦”对甘油三脂、特别是对胆固醇的降解有着非常明显的效果。

在治疗心脏病方面,苏荣扎布擅长结合传统蒙医药辨证论治,每一位病人每天早、中、晚服用的药物都会根据病人的体质、病情有所差异。例如,根据七味广枣散加减而成的心一号是早上服用,具有抑赫依、安神宁心的疗效。而在中午则使用由肉豆蔻、沉香、兔心、广枣、白云香、石膏等组成的心二号,能够清赫依热、凉血、安神。晚上服用珍宝丸,具有改善赫依、楚斯的运行、治白脉、安神的作用,其中三十五味沉香散药味较多,性平而无副作用。据了解,珍宝丸加服三十五味沉香散是苏荣扎布多年总结的宝贵经验,目前在蒙医界得到广泛认可和推广。

传承

编教材带徒弟毫不保留

蒙医高等教育始于16世纪。随着喇嘛黄教的传布,蒙古族在寺庙里设立“满巴拉仓”以进行蒙医药教育。而把古老的蒙医学带入现代高等教育,苏荣扎布功不可没。

1957年,年轻的苏荣扎布参加了内蒙古卫生厅主办的蒙医高级培训班,之后调入内蒙古医学院筹办蒙医学专业并担任蒙医学老师。

在内蒙古医学院教授蒙医课程期间,苏荣扎布为蒙医专业的普通班、本科班、进修班等十多个班级授课。他所开办的《蒙医诊断学》、《蒙医温病学》、《蒙医治疗原则与方法学》和《蒙医妇科病学》等课程不仅条理清晰、而且生动深刻,深受学生欢迎。在此期间,苏荣扎布编写了蒙医教育历史上第一本《蒙医内科学》教材,这部开创蒙医学现代高等教育的教材在1980年便获得内蒙古自治区科学技术成果二等奖。

1984年,在苏荣扎布的组织领导下,第一套包括25门学科的蒙医药高等院校系统、标准化教材终于出版发行。这套蒙医药教材结束了蒙医高等教育教材内容不统一,自编油印的历史。同时也为蒙医药高等教育事业填补了一项空白,对诊断标准的统一化,临床教育的规范化,人才培养的正规化起到巨大作用。

1978年,哲里木医学院与内蒙古民族医学院合并,定名为内蒙古蒙医学院。1984年,苏荣扎布来到这里主持学校工作。在他领导学校工作的10年时间里,学校新开设了蒙医、蒙药、医学专业,同时苏荣扎布还带领老师积极开展蒙医、蒙药、蒙医史等方面的科学研究。

1988年,在苏荣扎布的多次倡议和努力下,首个具有民族特点、独立自立的蒙医学院正式在内蒙古民族医学院成立。这一创举,也为蒙医教育现代化打下坚实的基础。

直到现在,年届八旬的苏荣扎布仍在为蒙医教育默默奉献。作为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苏荣扎布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毫不保留地把自己所有的学术经验传授给弟子。

宝音仓是苏荣扎布的师承弟子之一。现在每周一、三、五上午,他都会跟随苏荣扎布出诊,雷打不动。虽然宝音仓已经是主任医师,但仍然认认真真地跟随苏荣扎布抄方子、写病例,他认为这样传统的师带徒模式让自己受益匪浅。“非常荣幸能够跟随苏荣扎布老师学习。我在抄方、跟师学习的过程中学到了老师在临床实践中的很多独到经验。”

除了跟着老师出门诊抄方子之外,他每周还会在苏荣扎布家里上一次课。“每次讲课老师都是倾囊相授,从蒙医的古典理论到整体观理论,感觉在老师的指点下悟出很多新的东西。”宝音仓说。

苏荣扎布不止一次地说,“我现在已经 80岁了,快到马克思那儿去了,所以去之前我要把自己知道的技术、积累的一些东西毫不保留地给传承下去”。记者从他这句幽默的话语中不仅看到了老一辈蒙医人对于蒙医药事业的热爱,更看到了他对于传播蒙医药的执着和真诚。

愿望

心系蒙医药事业发展

1996年,67岁的苏荣扎布从内蒙古医学院退休了。但是,他却仍然心系蒙医药事业的发展。

“解放前,蒙医一直受到歧视、排斥、扼杀,使蒙医药学遭受极大的摧残,蒙医被看作原始庸医、迷信传播者而被剥夺看病的权利,毫无社会地位。”苏荣扎布说,解放以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国家重视民族医药的发展,相继在政策及财政上支持蒙医药的发展。“现在蒙医医院人员的工资100%列入财政预算”,苏荣扎布说,这在以前是不敢想的。

苏荣扎布说,现在是蒙医药发展的最好时期,国家和自治区政府非常重视,蒙医药在地方也深受老百姓的欢迎。但是也有人仍然对蒙医药持有怀疑态度。“不光是蒙医,很多民族医药乃至中医都面临同样的质疑”,苏荣扎布说,“他们有人说蒙医是落后的、不科学的,但是你们去看看历史,西医没有传入中国之前,牧区人民一直是使用蒙医药在治疗疾病,效果非常好。”的确,直到现在,蒙医药在保护牧区人民健康方面一直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一些优势病种的治疗效果十分突出,甚至让很多西医的先进仪器设备望尘莫及。

虽然现在国家相继出台了多项政策鼓励和扶持蒙医药事业的发展,蒙医药事业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作为为蒙医药事业贡献了毕生精力的苏荣扎布来说,仍有许多担忧。

“现在很多蒙医大夫不包药了,总是开成药,蒙医讲究辨证治疗,根据病情早、中、晚吃的药都是不一样的。如果开处方时一概而论那么治疗效果肯定大打折扣。”苏荣扎布一针见血地指出。

作为现代蒙医学的杰出代表,苏荣扎布一直不忘发挥表率作用。从医60年来,他从来都是坚持辨证治疗,根据病人的体质、病情开处方,并且按照蒙医传统的方法“包药”。“蒙药不像中药,每次可以10克、15克的开,我每次都是开0.2克、0.5克。”蒙药自古以药效猛烈著称,因此,每次在给病人开处方过程中为0.1克、0.5克药量反复斟酌,是苏荣扎布临床工作的常态。

在谈话过程中,苏荣扎布总是反复地对记者说,解放后、尤其是改革开放后,少数民族医药学发展迅猛,“蒙医也是传统医学,要把蒙医的财富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2007年,苏荣扎布被评为“内蒙古首届十大杰出人才”,自治区政府向他颁发了证书及20万元的奖金。拿到奖金的苏荣扎布没有给自己留下一分钱,而是直接把钱捐给了内蒙古医学院和内蒙古民族大学蒙医学院作为医疗教学科研的基金。

苏荣扎布为蒙医药事业呐喊的声音从未停顿,即使在国医大师颁奖典礼上,苏荣扎布也把“国医大师”这个荣誉归结于国家对蒙医学乃至民族医学的关心和支持。“我没有多大成就,但是给我‘国医大师’这个荣誉可以让年轻一代有了奋斗的目标。”

今年80岁的苏荣扎布,从马背行医到今天的国医大师已经整整60年了。由于苏荣扎布患有糖尿病多年,每次说话时间长便会头疼缺氧,记者不忍打扰。苏荣扎布最后对记者说,自己已经老了,希望“年轻一代能把蒙医的经典著作学好,还要多学学现代的医疗科技,让这些技术更好地为蒙医服务。”

苏荣扎布小传

1929年,苏荣扎布出生在锡林郭勒盟镶黄旗

1943年~1949年,师从拉木扎布和巴瓦大师学习蒙医药

1948年~1957年,先后在内蒙古察哈尔盟商都阿都沁医院、镶黄旗蒙医院、明安太卜寺旗医院从事蒙医药临床医疗工作

1957年~1958年,在内蒙古卫生厅蒙医药进修班学习

1958年~1984年,在内蒙古医学院中蒙医系从事蒙医药教学工作

1984年~1987年,任内蒙古民族医学院副院长

1987年-1994年,任内蒙古蒙医学院院长

1991年,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1994年, 当选为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

2007年,获得2006年度内蒙古自治区杰出人才奖

2009年,被评为首届国医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