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卫生网首页 频道: 豫西 郑州 豫北 开封 豫东 卧龙 濮阳 鹤壁 周口 驻马店 中医 食品 药监 心理 养生 女性 男性 育儿 两性
中医
疗法
五官科 中医妇科 中医儿科
肿瘤科 中医内科 疑难杂症
中医
保健
气功 药膳 按摩
针灸 刮痧 火罐
偏方
秘方
内科 妇科 儿科
外科 男科 皮肤科
肿瘤疾病 延年益寿
美容健身 保健滋养
马二琴
2011/3/12 12:51:12 来源:医药卫生网作者:医药卫生网 阅读:28284次

马二琴

万泉河畔忆琴音

——略记一代名医马二琴先生的怡情雅志

□ 魏占坤 辽宁中医药大学

马二琴

一代名医马二琴先生

马二琴先生处方手记

马二琴先生处方手记

马二琴先生创制的灯谜

马二琴先生创制的灯谜

旧时的沈阳城东南,有一带水域,泊中泉孔遍布,四时涌流,得名“万泉河”。两岸林石相衬,景致如画,俗称“小河沿”。民国初年,此处亭台水榭林立,书馆茶社众多,为名人雅士集会之处。茶社之中,有位品茶听书的公子,温文尔雅,倜傥超群,这便是当时名闻东北,至今遗韵尚存的一代名医——马二琴先生。

中医“教授”第一人

马二琴(1892~1969)先生,原名英麟,字浴书,因家藏两张古琴,故自号“二琴”。先生祖籍山东淄川,清光绪十八年生于奉天,幼年曾入奉天著名儒医刘景素(号冕堂)先生私塾习儒,后从名医张子乡老先生学医。天资聪颖,学思勤奋,年过弱冠,即悬壶于奉天大南关之广生堂。品端术正,平易近人,不久便名声鹊起,享誉沈水。

1924年,马二琴先生任奉天市医士公会编辑部长时,创办了《奉天医学杂志》,为东北医学刊物之先驱。伪满时期,日伪政府蓄意取消中医,于1940年,逼请马二琴到长春萃华医院与日医博士较量高下,先生技压群寇,从而保存了东北的中医。日人遂筹办“东方医学研究所”,并委马先生主其事。1942年,先生返奉行医。1945年任奉天省汉医会会长。1954年被中国医科大学聘为副教授,为全国首先获得“教授”职衔的中医。

马先生不仅德术双馨,而且才华横溢。他工诗、善书,精音律、通训诂,志趣高雅,涉猎广泛,略举一二,以窥管豹!

二琴山馆

马先生寓居奉天大南关附近的一所宽敞宅院,自名“瘦吟山馆”,并以“瘦吟馆主”为笔名。在广生堂坐诊十年之后,先生便于寓所外院自设诊所,名曰“春雨堂”。门前自拟一联:“十年读书,十年临证;存心济世,存心对天”。门上匾额为著名书法家李西所题四字:“杏林春雨”。院内古树遮天,绿荫覆地;鱼缸萝架,幽雅清静。房后叠石为山,周围被草成茵。堂上字画盈壁,藏书满架;古玩罗列,陈设讲究。先生常穿串绸长衫,并于胸侧纽襻上悬挂一枚珍稀的“五莽钱”。

先生不嗜烟酒,饮食简单。每日上午门诊,下午出诊,晚间以文会友,品茗听曲,吟诗联句,疏散疲劳。闲暇之时,或出游访友,或庭后舞剑,或窗前抚琴。

马先生擅弹古琴,原有一琴,名为“澄彻天”。后又得一琴,名为“一天秋”,经鉴定,系明朝严嵩之子严世蕃的故物,珍爱非常,遂自号“二琴”,并改室名为“二琴山馆”。每当兴至,先生便端坐于桌前,静弹《平沙落雁》等古曲,炉香袅袅,古韵悠悠,怡然而自得。

曲艺行家

马先生热心曲艺事业,是著名的曲艺评论家。先生早年在小河沿书场结识了当时著名的奉天大鼓书艺人刘问霞,因同情其身世,欣赏其艺术,便耐心指教她如何咬真尖团字,分清平仄音,为她讲解唱词的含义及感情色彩,并且经常在报纸上发表评论其书艺的文章,有时还亲自为其写段子,《银针泪》便出自马二琴之手。在马先生的悉心帮助下,刘问霞的演唱才得以字正腔圆,蛮声艺坛,终获“奉调大王”的美誉。

1924年,京韵大鼓三大派之一的张小轩,来奉天公余茶社演出,经刘问霞引见,结识了马二琴。张小轩唱了一段儿《华容道》后,请马先生指点。先生听其唱词中有“想当初,赤壁鏖战……”一句,便说:赤壁鏖战与华容道仅一天之隔,用“想当初”不太合适,不如改成“都只为……”。张小轩听后十分赞同,为表示感谢,还在城内聚宾楼饭店请马先生吃了饭,并请先生帮助改段子,马先生慨然应允,给他改出两个段子,后来张小轩一直按照马先生的改本演唱,效果很好。

1944年,刘问霞被日寇以“反日”为名强行抓捕,受尽折磨。出狱后伤愤交加,一病不起,马先生不离病榻左右,煎汤熬药,竭尽全力。但最终仍未能挽回她的生命,一周之后,刘问霞含恨而终!

灯谜情结

马先生还是灯谜专家,早年曾参加过东北著名金石书画家王光烈先生创办的“鸿雪轩灯谜会社”,并成为骨干。1946年秋,又与灯谜家韦荣先等人组建了“民众射虎社”,每周活动。

每逢元宵佳节,马先生还在自家的诊所门前,悬挂出许多他自制的谜语,吸引周围的百姓来猜灯谜。彼时娱乐活动匮乏,所以每年都有很多人前来竞猜。猜谜者猜到后,大声说出结果即可,若是屋里鼓响一声,就表示没猜中,若是屋里锣响一声,就表明猜中了,猜谜者就可以进去领奖品了。十分热闹,别有情趣。

瘦吟诗人

先生能诗善文,偏爱袁子才。所作虽广,可惜尽都失散。上世纪80年代,马先生的高徒彭静山先生,在辽宁省图书馆里制成胶片的《盛京时报》上,找到了马先生二十三岁时的几首诗作,读来可略见先生心怀,今抄录如下:

端阳竹枝词

盈筐香艾与香蒲,巷尾街头不住呼。

莫怪人情多变幻,家家都挂假葫芦!

岁暮感怀

飘泊风尘又一年,依然瘦骨耸吟肩。

囊中满贮新诗句,箧底深藏旧砚田;

正朔寒梅无驿史,旬看钧月忆前圆;

冻云乍敛仍离去,至竟随风到那边。

无题

蹉跎也自惜年华,曾向东风赋落花。

每恨无才偏结习,谁怜浮世得虚夸;

云能写影因当月,树不成阴为近麻;

从此严寒将辞去,小园新柳暗抽芽。

九·一八事变以后,东北沦陷,先生每日忧思,寝食不安,曾有诗作,其长子右文先生记得一首:

廖落孤灯里,贪书意转忙。

闲愁随月上,国难比更长;

远柝声连枕,疏钟冷带霜;

破牢无计补,起视夜茫茫。

马先生中年蓄养一猫,十分喜爱,常抱于怀中,以手抚之,自得其乐。猫忽死去,先生如有所失,整日郁郁,曾作诗四首挽之,如今仅存末首:

飞檐走壁跃轻沙,来去飘然总忆家。

几度风前忘汝死,临窗犹自唤花花!

十年动乱时期,先生惨遭迫害,受尽凌辱,家中多次被抄,平生所藏书籍、古玩、字画、诗词、书评、医案、论文、著述(如《沈水医学回忆录》)等,皆荡然无存,所珍爱的两张古琴也未能幸免,已不知了去向!被迫下乡后,先生足不出户,终日默坐不语,如醉如痴,愤死于1969年!一代名医,下场如此,可泣可叹!

时逢马二琴先生逝世40周年,仅凭残编断简,零星拼凑而试作此闲文,以期依稀窥望先生心志,并寄景仰怀念之情!

挽曰:

一代名医殒秋风,虚荣浮世来去空。

风雅更兼岐黄外,情怀尽寓琴瑟中;

心含书场百年泪,意隐谜坛万象灯;

从此二琴无觅处,瘦吟馆寂曲成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