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卫生网首页 频道: 豫西 郑州 豫北 开封 豫东 卧龙 濮阳 鹤壁 周口 驻马店 中医 食品 药监 心理 养生 女性 男性 育儿 两性
中医
疗法
五官科 中医妇科 中医儿科
肿瘤科 中医内科 疑难杂症
中医
保健
气功 药膳 按摩
针灸 刮痧 火罐
偏方
秘方
内科 妇科 儿科
外科 男科 皮肤科
肿瘤疾病 延年益寿
美容健身 保健滋养
谢子衡
2011/3/12 19:56:46 来源:医药卫生网作者:医药卫生网 阅读:14557次

谢子衡

<a href=谢子衡为患者诊病"/>

图为谢子衡在为患者诊病

12月19日,北京中医药学会成立六十周年之际,学会最年长的会员之一——京城名医谢子衡获得北京中医药工作60年特殊贡献奖。这位94岁的老人一聊起中医,就精神抖擞,谈及恩师汪逢春,恭敬之情更是溢于言表。在老师的言传身教下,谢子衡不仅学得妙手回春的精湛医术,还培养了志在济苍生的医者仁心。

师从名医汪逢春

生在京城,家境殷实的谢子衡是家中独子,从小迷恋水墨丹青,师从著名宫廷画师学习书画,还爱好摄影。

19岁,谢子衡从银行子弟高中毕业后,没有像同学一样继承家业、从商创业,而是听从父亲的建议,师从名满京城的名医汪逢春学中医。原是父亲为了让他能有一技之长,但他却与中医结下了近一个世纪的不解之缘。

谈起老师收徒的条件,谢老回忆:“最起码要有点儿文学底子,至少读过《论语》、《孟子》、《古文观止》,写得一手好字。”在京城西河沿,如今的正乙祠戏楼紧邻就是汪逢春医寓。拜师后谢子衡每天去医寓跟师学习,抄写底方、病历,都是几个徒弟份内的工作。“写方还不是谁都能行的,要有一定的资历,老师才允许。”谢老说起往事像孩子般语气中透着自豪。当时汪逢春的底方,大多由他书写而成。

汪逢春擅治时令病、胃肠病及妇科病,对于湿温病多有阐发。他教学方式独特,每月初一、十五都停诊,让徒弟们聚在一起讨论病例。在谢子衡的建议下,学生们组起“同砚小集”,每周一、三、五讲课,听讲者达二十余人。主要讲《金匮要略》、《温病条辨》及《医案分析》等医籍。汪逢春最佩服清代的徐灵胎,常以“故以脉为可凭,而脉亦有时不足凭”教导学生诊断时要谨慎,不要只迷信脉,一定要四诊合参。

如遇疑难大症,汪逢春有时也邀请著名西医刘士豪、方石珊、汪国桢一起讨论研究。谢子衡回忆,“汪老平时妇科会诊也常请林巧稚、田凤鸾,皮科请赵炳南,学生旁听记录。他常嘱咐我们不能抱残守缺,孤陋寡闻。”  

在恩师指导下,谢子衡还常到西鹤年堂看标本、实习制药过程;到窑台看锯鹿茸,到天坛复泰参茸庄去看制茸。汪逢春教导学生,自古医药不分,医生必明药物制法,这样才能做到心中有数。什么叫酒炒当归、吴萸制黄连,前胡为何用麻黄水炙等,明乎此,临证时才能得心应手。

承师道而效师行

除了扎实过硬的技术,汪逢春还教徒弟们要有一颗医者仁心。谢子衡说:“老师每天必定留几个免费号给看不起病的穷人。不但挂号费、诊疗费分文不取,开好方子,签上字,患者可去同济堂免费抓药。虽是施诊舍药,也都保质保量,一点不含糊。”

汪逢春行医多年,积累下无数病案、药方。谢子衡曾建议老师整理医案,可为人低调、淡泊名利的汪老却总推说以后再议。一次,一个常来医馆的老病患就诊没带底方,幸好之前的底方保存完好,查验方便,诊治也快捷。借此机会,谢子衡再次建议老师编著医案,终于得到首肯,还再三叮嘱谢子衡“务求其实用,毋事虚饰”。回忆起编辑医案的经过,谢子衡说:“我和几个师兄弟一起商量,决定各自总结一类病例,最后汇总到我这里总体编辑。大家每晚回去抄录一部分,我再从中筛选。总结好一部分,请老师审查一部分。”1941年,初稿完成,因汪逢春书斋名叫“泊庐”,取自诸葛亮《诫子书》中“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之意,师生们商定书名为《泊庐医案》。“老师不好宣传自己,由我们学生写了前言,在首页印制了18个徒弟的名字,当年3月份,付梓刊印。”

行医不图扬名立万,这是汪逢春一贯的作风。“有麝自来香,不必迎风撩衣裳”更是他常挂在嘴边的话。“医者施的是仁术,对待病人像家人,这才是医生该有的品质。”深得老师言传身教的谢子衡感慨道,并且也常以老师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他为人低调,始终如一,常自勉“名利竟如何,岁月蹉跎。几番风雨几晴和,愁风愁雨愁不尽,总是南柯。”

苦心孤诣为苍生

谈及时下热门的中西医结合,谢子衡说:“当年京城四大名医就已有此主张。中医讲究辨证,西医则更倾向辨病灶。二者对于疾病的认识不同,治疗手段也不同,互为补充。”曾学过两年西医的他,深知化验、影像检查等现代检验手段对于疾病的早期诊断有很大的帮助。诊病时,他常要求患者先检查,再来把脉开方,准确诊断,以免延误病情。

说到师从汪逢春最大的收获,谢子衡说:“‘熟读王叔和,不如临证多’这是老师经常挂在嘴边的话,《金匮要略》、《伤寒论》背得烂熟,也不见得会看病,临床经验才是最重要的。”病人个体差异很大,许多病人的症状并不像书中所写的那么典型,甚至有病人的症状与疾病灶不符。许多刚入临床的学生,或年资尚低的医生,知识很丰富,但诊病没有思路。经验的积累,是要靠在临床一点点磨练出来的。只有见过的病症多了,再面对相似的症状时才会有更广的思路,才不会遗漏疏误。

治学上,谢子衡继承了汪逢春的严谨、细腻,并将老师擅长的胃肠病、时令病发扬光大。他勤于探索,在中医治疗肝病的领域内,摸索出一套独到的治疗方法。中医有云,“见肝之病,知肝传脾。”于是他提出,治疗肝病,尤其是肝硬化等顽疾,必须由脾入手。他在北京医学院附属平安医院中医科时,与李振三共同开展科研课题,研究如何用中医治疗肝硬化。采用健脾益气,补肝化坚之法,对肝硬化、肝性腹水达到很好的治疗效果。其论文“祖国医学治疗肝硬变的临床观察”在《中华医学杂志》发表,获得广泛认可。

谢子衡常以《论语》中“发愤忘食、乐以忘忧”自勉,退休后依旧在同仁堂专家特诊、北京市鼓楼中医院等地出诊。即便已是90高龄,他每天依然要看20余个病人。后来,因患白内障无法开方,他还带上做医生的三儿子谢浡一同出诊,由儿子写方并辅佐辨识病人气色舌苔等。在谢子衡的心中,始终放不下那些有需求的病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