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卫生网首页 频道: 豫西 郑州 豫北 开封 豫东 卧龙 濮阳 鹤壁 周口 驻马店 中医 食品 药监 心理 养生 女性 男性 育儿 两性
中医
疗法
五官科 中医妇科 中医儿科
肿瘤科 中医内科 疑难杂症
中医
保健
气功 药膳 按摩
针灸 刮痧 火罐
偏方
秘方
内科 妇科 儿科
外科 男科 皮肤科
肿瘤疾病 延年益寿
美容健身 保健滋养
《卫生宝鉴》的针灸学术特色博录
来源:医药卫生报网作者:医药卫生报网 阅读:52562次

    元代医学家罗天益,字谦甫(约公元1216~1297年),真定(今河北省正定县)人。“幼承父训。俾志学于诗书,长值危时,遂苟生于方技”。拜同里人李东垣门下学医,敬服弟子之劳,亲炙先生之教,朝思夕诵,日就月将十余年,尽得其传,学有成就,曾任太医,多次随军为长官治病,也曾为丞相从医。罗氏承袭东垣医学理论。在东垣学术思想的基础上,遵循<内经)、《伤寒杂病论》的理论。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良方,编次了《卫生宝鉴》二十四卷。另有“补遗”一卷,为后人重刊所增补。书中有关针灸的记载,反映罗氏针灸学术特点。

 

    1发扬东垣医学理论

 

    罗氏承袭东垣医学理论,发扬遗蕴,重视脾胃内伤病。卷4·《饮食自倍肠胃乃伤论》曰:“‘饮食自倍,肠胃乃伤’。谓食物无务于多,贵在能节,所以保冲和而遂颐养也。若贪多务饱,饫塞难消,徒积暗伤,以召疾患。”在东垣学术思想的基础上,遵循《内经》、《伤寒杂病论》的理论,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有所发挥。曰:盖食物饱甚.耗气非一。或食不下而上涌,呕吐而耗灵源。或食不消而作痰,咯唾以耗神水。大便频数而泄,耗谷气之化生。溲便滑利而浊,耗源泉之浸润。至于精清冷而下漏,汗淋漉而外泄,莫不由食物之过伤,滋味之太厚。如能节满意之食,省爽口之味,常不至于饱甚者,即顿顿必无伤,物物皆有益。糟粕变化,早晚溲便按时,精化和凝。上下津液含蓄,神藏内守,营卫外固,邪毒不能犯,痰无由作。“认为内伤脾胃既耗气,而又伤阴,这样对脾胃病的认识就更加全面。

 

    2灸治脾胃内伤病

 

    罗氏善用灸法补中益气,补东垣针法之不足。罗氏以艾灸中脘、气海、足三里三穴为主方,随证加减。认为先灸中脘,中脘为胃经募穴,能引清气上行,肥腠理。又灸气海,以生发元气,滋荣百脉,长养肌肉。又灸足三里,足三里为胃之合穴,可助胃气,撤上热,使下交阴分。合三穴共奏补益脾胃、升提中气、调和阴阳。寅三月间。病发热、肌肉消瘦、四肢困倦、嗜卧盗汗、大便溏多、肠鸣、不思饮食、舌不知味、懒言语……脉浮数,按之无力。灸此三穴而平复。卷22·《衍寒治验》载:“征南副元帅大忒木儿,年六旬有八,戊午秋征南,予从之,过扬州十里,时仲冬,病自利完谷不化,脐腹冷疼,足衍寒,以手搔之。不知痛痒,尝烧石以温之,亦不得媛。予诊之。脉沉细而微。施用灸法时,去中脘,加三阴交二穴,接引阳气下行,以散足受寒湿之邪。次年再发,加灸阳辅。以增散寒驱湿之力。”

 

    3开泄邪热

 

    对于阳热病,罗氏常在红肿热痛处用燔针、三棱针、砭刺等,在其处进行针刺以放血排脓,开泄邪气。卷22· <北方脚气治验)载:“中书粘合公,年四旬有余,躯干魁梧。丙辰春,从征至扬州北之东武隅,脚气忽作,偏身肢体微肿,其痛手不能近,足胫尤甚,履不任穿。跣以骑马.控两镫而以竹器盛之,以困急来告。予思《内经》有云:……‘血实者宜决之。’以三棱针数刺其肿上。血突出高二尺余,渐渐如线流于地,约半升许,其色紫黑,顷时肿消痛减。“又有<风痰治验>载:“参政杨公七旬有二。宿有风疾。于至元戊辰春,忽病头旋眼黑,目不见物,心神烦乱,兀兀欲吐,复不吐,心中如懊侬之状,头偏痛,微肿而赤色。足衍冷。命予治之,予料之,此少壮之时,喜饮酒,久积湿热于内,风痰内作,上热下寒。……参政今年高气弱。上焦虽盛,岂敢用寒凉之剂损其脾胃。《经》云:‘热者疾之’。又云:‘高巅之上,射而取之’。予以三棱针约二十余处刺之。其血紫黑,如露珠之状,少顷,头目便觉清利,诸证悉减。”

 

 

    4倡导大接经针法

 

    “大接经针法”是专治中风偏枯的一种特殊配穴法,卷7·<中风门>首载“大接经针法”。有“从阳引阴”、“从阴引阳”二法,皆取十二经井穴。“从阳引阴”法。从足太阳井穴至阴开始,依次取足少阴涌泉、手厥阴中冲、手少阳关冲、足少阳窍阴、足厥阴大敦、手太阴少商、手阳明商阳、足阳明厉兑、足太阴隐白、手少阴少冲、手太阳少泽。刺完十二经。“从阴引阳”法,从手太阴井穴少商开始。依次取手阳明商阳、足阳明厉兑、足太阴隐白、手少阴少冲、手太阳少泽、足太阳至阴、足少阴涌泉、手厥阴中冲、手少阳关冲、足少阳窍阴、足厥阴,大敦,刺完十二经。罗氏倡导大接经针法,卷2·《用药无据反为气贼》载:“曹通甫外郎妻萧氏,六旬有余,孤寒无依,春月忽患风疾,半身不遂,语言蹇涩,精神昏愦,口眼歪斜,与李仲宽证同。予刺十二经井穴,接其经络不通。又灸肩井、曲池。日:‘不须服药,病将自愈。’明年春,于张子敬郎中家见行步如故。”使十二经经气相通,左右环周而愈。

 

    5重视疾病的综合治疗

 

    罗氏重视疾病的综合治疗,使药物、针法、灸法、温熨等疗法,互相配合。卷16·《葱熨法治验》:“真定一秀士,年三十有一,肌体本弱,左胁下有积气,不敢食冷物。得寒则痛,或呕吐清水,眩晕欲倒,目不敢开,恶人烦冗,静卧一二日,乃服辛热之剂,则病退。延至甲戌初秋,因劳役及食冷物,其病大作,腹痛不止,冷汗出自,四肢厥冷,口鼻气亦冷,面色青黄不泽,全不得卧,扶几而坐,又兼咳嗽,咽膈不利。……予与药服之,药不得入,见药则吐,无如之何治之。遂以熟艾约半斤,白纸一张,铺于腹上,纸上摊艾令匀。又以憨葱数枝,批作两半,铺于熟艾上数重。再用白纸一张覆之。以慢火熨斗熨之,冷则易之。若觉腹中热,腹皮暖不禁,以县三檐多缝带系之,待冷时方解。初熨时得暖则痛减。大暖则痛止。至夜得睡,翌日再与对证药服之,良愈。”如此取长补短,协同作用,以求速效。


(http://www.yywsb.com)
编辑:刘静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