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卫生网首页 频道: 豫西 郑州 豫北 开封 豫东 卧龙 濮阳 鹤壁 周口 驻马店 中医 食品 药监 心理 养生 女性 男性 育儿 两性
中医
疗法
五官科 中医妇科 中医儿科
肿瘤科 中医内科 疑难杂症
中医
保健
气功 药膳 按摩
针灸 刮痧 火罐
偏方
秘方
内科 妇科 儿科
外科 男科 皮肤科
肿瘤疾病 延年益寿
美容健身 保健滋养
湿热
来源:0作者:0 阅读:14901次
湿热
 
 

湿热病以夏秋之交为多见,因斯时阴雨连绵,淫雨之后,日气煦照,暑热地湿,交相蒸并,湿浊弥漫空间,人生活于气交之中,感触吸受,每易致病。若平素阳虚,脾胃运化失灵之人,或恣食生冷、膏粱厚味、瓜果;或劳倦饥饿,脾胃受损,湿浊内停,则更易感受邪气而致病。即薛生白谓:“太阴内伤,湿饮停聚,客邪再至,内外相引,故病湿热”。实则因“内不能运化水谷之湿,外复感时令之湿”。所以湿浊内停,弥漫表里上下,阻滞气机,遏伤阳气为其特点。

湿为阴邪,属水之类,其性重浊黏腻,且湿与热合,湿热裹结,湿郁热炽,热蒸湿动,遂成弥漫表里,充斥于三焦。三焦为气机升降的道路,是人体阳气和水液运行的通道,饮食物的受纳、腐熟,精微的运化、代谢都与三焦的气化功能有关。正如《难经·六十六难》中说:“三焦者,原气之别使也,主通行三气,经历五脏六腑”。说明三焦能运行原气,以达周身,促进脏腑的功能。同时它又是水液运行的道路,主持人体水液的代谢。《素问·灵兰秘典论篇》中说:“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难经·三十一难》也说:“三焦者,水谷之道路,气之所终始也。”而《灵枢·营卫生会》指出:“上焦如雾,中焦如沤,下焦如渎”,说明三焦又同时主持着人体的气化功能。若湿热阻滞,则三焦不畅,气机不通,气化不行,水液代谢受到障碍,诸病遂生。如《灵枢·五癃津液别》说:“三焦不泻,津液不化,水谷并行于肠胃之中,别于回肠,留于下焦不得渗膀胱,则下焦胀,水溢则为水肿”。《沈氏尊生书·海藏》则进一步指出:“上焦如雾,雾不散则为喘满……;中焦如沤,沤不利则留饮不散,久为中满……;下焦如渎,渎不利则为肿满……”都说明三焦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湿热病,湿郁热蒸,湿热弥漫于三焦之中,留连于卫气之分,且热处湿中,湿热裹结,如油入面,难解难分。而热以湿为依附,湿不去则热不清,湿去则热不能独存。因此,如何有效地祛除湿邪,以使湿热分离,则是治疗湿热病的关键。

因湿与三焦气化功能关系密切,所以宣畅三焦,通阳化气祛湿,则是治疗湿热病的重要方法。湿属阴邪,得阳则化,气化则水行。所以柳宝诒说:“治湿热两感之病,必先通利气机,俾气水两畅,则湿从水化,庶几湿热无所凝结”。湿浊已化,清热则易。切忌湿未化而过早误投寒凉,因寒则涩而不流,湿因寒而凝涩,甚则冰伏,气机更闭塞不通,必须温则消而祛之。而湿热为病,湿中有热,若过用辛温,则伤阴助热,所以叶天士说:“热病救阴犹易,通阳最难。……通阳不在温,而在利小便。”因此,在治疗中必分清湿与热的多少,湿邪虽常可弥漫三焦,但究竟以上焦为主,还是中焦、下焦为主,也当分辨。另外,还须视热的轻重程度,用分消宣化之法,以宣展气机,使水道通畅,小便通利,则三焦弥漫之湿邪,可达膀胱从小便而去。弥漫之湿浊既去,则阳气得通,热可自透。根据热的多少,可加入清热之品,但湿热病应始终不忘祛湿。

(一)中、上焦湿热的辨证施治

上焦湿热:以上焦心肺为主,湿热上蒸,心肺受迫,胸中者气之海,故感胸满闷痛,肺受湿热所迫,故咳嗽、喘逆且肺部满堵,舌白,脉象浮数按之濡。治疗上焦湿热必须以宣肺为主,肺气得宣则胸满闷堵皆愈。可用疏卫、芳香、宣化以开胸中之气机。药用佩兰、藿香、杏仁、炙枇杷叶、旋覆花、片姜黄等。

中焦湿热:以脾胃为病变中心,脾以升为主,胃以降为长,脾胃主运化,若湿热阻中,则脘腹胀满,纳呆、不欲饮食,溏薄不实,一身疲乏无力,舌腻厚苔黄滑,脉象沉濡力弱。用辛开苦降方法,药用半夏、厚朴、草豆蔻、马尾连、黄芩等。

我在临床实践中,根据湿热病中湿邪的多少及阻滞程度将其分为湿阻、凉遏、寒凝、冰伏4个阶段,常取得较好的疗效。

1.湿阻 湿热之邪犯人,初起即阻滞气机,病在上焦。若太阴脾虚内湿之人,则邪多从湿化而归于太阴,以湿邪阻滞中焦为主。

(1)湿郁于上:初起为湿热邪气困阻肌表,营卫失和,周身困重酸楚,湿热闭阻清阳,清阳不升而头晕且沉。即《素问·生气通天论篇》“因于湿,首如裹”之谓。其壅遏阳气,肺气不宣,升降失常而胸闷、咳嗽、喘息,其舌苔白滑润腻,脉濡滑而缓。

治宜轻扬宣郁化湿。肺为华盖,其位最高,主宣发肃降,外合皮毛,湿热之邪上受,肺必先伤。肺受邪则郁闭,其气化不利,湿邪留滞,治宜先化肺气。正如吴鞠通所说:“盖肺主一身之气,气化则湿亦化”。宜大豆卷、炒山栀、前胡、杏仁、浙贝、芦根等。或以三仁汤、藿朴夏苓汤、藿香正气散等方加减选用,轻扬宣肺化气以祛湿。肺宣湿开,热随湿去,所以湿热郁阻上焦,不用发汗,宜轻扬宣肺化湿,正是徐灵胎所谓:“治湿不用燥热之品,皆以芳香淡渗之药,疏肺气而利膀胱,以为良法。”

(2)湿阻于中:脾胃受伤,气机升降之枢纽失灵,人体之气机升降,其权衡在于中气。章虚谷说:“三焦升降之气,由脾鼓动,中焦和则上下顺”。中焦和,即脾胃和,阳明为水谷之海,太阴为湿土之脏,胃主纳谷,脾主运化,脾升则健,胃降则和。所以中焦和,脾胃升降皆得适度,则心肺在上,行营卫而光泽于外;肝肾在下,养筋骨而强伏于内;脾胃在中,传化精微以溉四旁,人体保持正常的气机升降运动,是为无病。

若脾运失健,则内湿停中,脾本主湿,以升为主。湿邪最易损伤脾阳,脾为湿困,脾气不升,则胃气不降,水湿内聚,气机不畅,可见胸脘痞闷,大便溏滞不爽。湿热阻中,热蒸湿浊,常可弥漫表里上下,兼见倦怠乏力,四肢沉重,面色光亮而淡,头晕且胀,舌苔白腻而滑润多液,脉沉濡而软,或沉缓而迟。

湿热阻滞于中焦,当运脾气,宜苦燥泄热法,药如半夏、陈皮、厚朴、杏仁、大腹皮、黄芩、黄连等,苦燥祛湿清热。脾气得升,胃气则降,湿开则热祛。正如章虚谷所说:“脾气弱则湿自内生。湿盛而脾不健运,浊壅不行,自觉闷极,虽有热郁,其内湿盛而舌苔不燥,当先开泄其湿,而后清热,不可投寒凉以闭其湿也”。

2.凉遏 感受湿热之邪,恣食生冷,或贪凉过度,或误服寒凉之剂,或感受湿热之邪而湿重热微者,因寒凉凝涩,遏阻中阳,脾胃升降之机为寒凉湿浊阻滞,则全身气机不畅。症见:胸脘痞闷,憋气堵胀,叹息,全身酸楚,大便溏薄,小溲不畅,面色淡黄,舌质略红,苔白滑而腻,脉缓软,或沉缓且濡。治宜苦微温法,开湿郁、畅中阳以利三焦,湿邪凉遏一化,气机宣畅,热邪即随湿而去,药如半夏、陈皮、杏仁、白蔻仁、苍术、木香、草豆蔻等。

若凉遏偏于上焦,卫气不疏,阳气不通,唇红不渴,常欲叹息,憋闷者,可选用白芷、苏叶、藿梗、防风等,方如藿朴夏苓加草蔻之类。辛以开郁,湿郁开,再议清热。

3.寒凝 素体中阳不足,复感湿热之邪,邪从湿化而归太阴,又因过分饮冷,或过服寒凉滋腻,则湿盛阳微。湿属寒水之类,遇寒则凝泣,而使气机涩滞。症见:胸脘痞闷,堵满异常,喘息腹痛,大便稀,小便清白,舌淡,苔白腻而滑润,脉沉软且涩或沉涩。

寒凝涩滞,非温不能祛寒开凝通闭,药如桂枝尖、苏叶、苏梗、草蔻、生姜等。用辛温之品治湿热,因寒暂凝于中,为权宜之计,待脉缓渐起,苔化而寒凝开(中病)即止,不可久服,防其增热。

4.冰伏 冰伏较寒凝更甚,并非湿热病一遇寒凉即成冰伏。多见于素体阳虚的湿热病患者,暴进冷饮或过服寒凉重剂,寒冷人胃,中阳重伤,湿盛阳微,湿热之邪为寒凉所凝至冰冻之势而深伏于内,气机为寒凉所遏滞,阴阳不相顺接,阳气不能达于四末。症见:面色苍白,胸脘痞闷加重,四肢厥冷,少腹绞痛,舌质淡润多液,大便溏稀,小便清长,脉沉迟或沉伏。此非辛温燥烈之品不能缓解冰伏、散寒开郁而通闭,急用四逆、理中法。常用药物如桂枝、肉桂、生姜、干姜、川椒、草蔻等。冰解寒散,舌苔渐化,面色红润即刻停服,不可过用,防其热势加重。

(二)下焦湿热的辨证施治

若下焦湿热,病在大、小肠及膀胱,当考虑淡渗与通导之法。

1.淡渗 淡渗法用于利小便、通阳以祛除湿邪。湿热病小便不利,常因湿热阻滞于膀胱。《素问·灵兰秘典论篇》曰:“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湿热阻滞,膀胱气化不利,则小便涩滞不行,可用清利膀胱之品,以利水道。药如通草、茯苓皮、猪苓、木通、车前子、冬瓜子、冬瓜皮、滑石、寒水石、山栀等。但湿邪重浊,湿热最易弥漫三焦,使决渎无权而致上壅下闭,三焦皆困。肺为水之上源,上源闭塞,则下流不行。若症兼见胸满喘息、咳嗽而小便不利者,当加宣肺之品,如苏叶、前胡、杏仁、枇杷叶等。辛开肺气,佐以淡渗通利膀胱,即所谓“启上阖,开支河,导水势下行”之法。

2.导滞 湿热兼滞,除湿热见症外,舌苔黄厚,根部厚垢而腻,口臭,大便臭而不爽,脉濡滑而数,关、尺部尤甚。其气机为湿热食滞所阻塞,因此除祛湿外,必须加消食化滞之品,如保和丸、焦三仙、木香导滞丸、沉香化滞丸、香砂枳术丸等。润下、攻伐皆所禁忌。

总之,湿热病的治疗,应以化湿、祛湿、渗湿为主,切忌早投寒凉之晶,否则误治,湿未去而热反恋。治湿必先化气,“气化则湿亦化”。湿在上焦,则化肺气;在中焦,则运脾气;在下焦,则化膀胱之气。湿开则热随湿去,湿祛再议清热,非热重湿轻者莫用苦寒。

(三)治疗湿热病常用方法

1.芳香宣化法(上焦) 暑热之邪袭于外,湿热秽浊蕴于中。

症见:头晕身热,周身酸沉乏力,胸中气塞,脘闷咳嗽,小便黄赤,舌苔白腻而滑,脉濡滑。

运用于湿温初起阶段,宜芳香宣化方法。

药用:鲜佩兰10g(后下),鲜藿香10g(后下),大豆卷10g,嫩前胡6g,川郁金6g,鲜菖蒲8g,白蒺藜10g,姜竹茹10g,制厚朴6g,川黄连3g,通草1g。

2.芳香疏解法(上焦) 暑热外受,表气不畅,湿阻中焦。

症见:形寒头晕,周身酸楚,身热,肌肤干涩,中脘满闷,恶心呕吐,腹中不舒,舌苔白腻,脉濡滑。

芳香疏解,退热定恶。

药用:佩兰叶12g(后下),广藿香10g(后下),陈香薷5g(后下),大豆卷10g,制厚朴6g,新会皮6g,制半夏10g,苦桔梗6g,枳壳6g,白蔻仁5g,煨鲜姜13g,杏仁10g。

另:太乙玉枢丹1g,研细末先服。

3.芳香化浊法(上、中焦) 暑热湿浊,互阻中焦,气机不调。

症见:身热泛恶,呕吐痰水,心烦急躁,两目有神,口干不欲饮水,胸腹中阵痛,大便欲解不得,舌白苔腻,脉濡滑而按之弦数。

以芳香化浊方法,定呕降逆折热。

药用:佩兰叶10g(后下),藿香6g(后下),厚朴6g,半夏曲12g,川连3g,佛手10g,大腹皮10g,煨姜3g,保和丸12g(布包),赤芍12g,焦麦芽10g。

另:上落水沉香末1g、白蔻仁末1g,两味同研装胶囊,分两次汤药送下。用沉香末以降其气逆,蔻仁末以化开湿郁,治若不当,即可转痢。

4.轻扬宣解法(上、中焦) 暑湿蕴热,互阻肺胃。

症见:身热头晕,咳嗽痰多,胸脘痞满,舌红,苔白腻,脉弦滑略数。

热在肺胃,法宜宣解;湿浊中阻,又当轻扬。

药用:香豆豉12g,炒山栀6g,嫩前胡6g,象贝母12g,杏仁泥10g,枇杷叶12g(布包),保和丸15g(布包),鲜芦根30g。

5.宣肃疏化法(上、中焦) 暑湿热郁,蕴阻肺胃。

症见:咳嗽痰多,胸中满闷,大便不通,小溲赤黄,舌苔黄垢而厚,脉象濡滑,按之略数。

宜宣肃上焦,疏化畅中。

药用:前胡6g,象贝母12g,杏仁泥10g,香豆豉10g,山栀6g,炙枇杷叶12g(布包),黄芩10g,保和丸15g(布包),焦麦芽10g,枳壳6g。

6.轻宣清化法(上、中焦) 暑热偏多,湿邪略少。

症见:身热咳嗽,汗出口干,意欲凉饮,胸脘少闷,舌红苔黄,脉滑数略濡。

宜清解暑热,轻宣化浊。

药用:薄荷细枝2g(后下),佩兰叶10g(后下),连翘12g,炙枇杷叶12g(布包),白蒺藜12g,前胡6g,杏仁10g,川贝5g(研冲),鲜西瓜翠衣30g,鲜荷叶1张,益元散12g(布包),竹叶6g,黄芩10g。

7.辛开苦降法(中焦) 湿热病,热在中州,湿阻不化。

症见:头晕目胀,胸闷而周身酸楚,漾漾泛恶,大便不畅,小溲赤少,苔白滑腻,脉濡滑而按之有神。

宜辛开其郁以利三焦,苦降其热以燥湿浊,少佐淡渗分消。

药用:白蒺藜10g,佩兰叶10g(后下),白芷3g(后下),半夏10g,杏仁10g,黄芩10g,黄连3g(研),赤苓12g,炒薏苡仁12g,白蔻仁12g,滑石12g。

8.宣化通腑法(中、下焦) 暑夹湿滞,互阻不化。

症见:恶心呕吐,腹胀矢气,大便不通,小溲艰涩,舌苔白腻,根部垢厚,脉来濡滑,关尺滑而有力。

宜宣化降逆,展气通腑,一方两法,兼顾胃肠。

药用:鲜佩兰10g(后下),鲜藿香10g(后下),香豆豉10g,山栀6g,新会皮6g,佛手片10g,槟榔10g,杏仁10g,前胡6g,通草3g,煨姜2g。

另:太乙玉枢丹1g、酒大黄0.5g,两味同研,装胶囊,分两次用佛手片10g、煨姜3g煎汤送下,药先服。(此定吐止呕方法)

9.泄化余邪,轻通胃肠法(中、下焦) 湿温后期,身热已退,症状大轻,余热未除,湿热积

滞退而未尽。

症见:大便不通,腑气不畅,腹中不舒,舌苔腻根黄厚,脉濡滑,沉取弦滑数。

宜泄化余邪而通胃肠。

药用:白蒺藜10g,粉丹皮10g,香青蒿1g,枳实8g,鲜枇杷叶12g(布包),保和丸15g(布包),全瓜蒌30g,知母6g,炒薏苡仁12g,山楂炭12g,杏仁10g,茵陈12g。

另:白蔻仁末0.6g,生、熟大黄末各1g,同研细末装胶囊,分两次汤药送下。

10.泄化余邪,甘润和中法(中、下焦) 湿温初愈,邪退不尽,中阳未复,阴分亦虚,运化欠佳。

症见:胃纳不馨,周身乏力,舌胖而淡,脉濡滑缓弱。

宜泄化余邪,甘润和中方法,以善其后,病势向愈,饮食寒暖,切当留意。

药用:川石斛12g,丹皮6g,香青蒿5g,甜杏仁10g,神曲12g,鸡内金10g,冬瓜子20g,茯苓皮15g,生谷芽12g,生麦芽12g,熟谷芽12g,熟麦芽12g,香砂枳术丸15g(布包)。

(四)验案举例

1.湿阻

张某,男,65岁,1936年8月11日初诊。

雨后天晴,暑热湿动,起居不慎,感邪致病。今觉身热头晕,胸脘满闷,周身酸楚乏力,微有恶心,胃不思纳,小溲不畅,舌白苔腻,脉象濡数略滑。

病属暑热外迫,湿阻中、上焦,气机不畅。法当芳香宣化,辛开苦泄。

鲜佩兰10g(后下),鲜藿香10g(后下),大豆卷10g,半夏10g,制厚朴6g,陈皮6g,川连3g,六一散10g(布包)。1剂。

二诊:1936年8月12日。

药后遍体小汗,身热渐退,头晕已减,身酸楚亦轻。但中脘仍闷,略有恶心,舌白苔腻,脉象濡滑,再以前方增损之。

原方加草豆蔻1g、杏仁10g。连服3剂而愈。

2.凉遏

周某,女,57岁,1941年9月3日初诊。

平素脾胃虚弱,内停蕴郁之湿,复感暑热之邪,身热头晕,胸脘满闷,口渴,医不察内湿蕴郁遂进白虎。服后即觉胸脘满闷异常,少腹因之不舒,舌苔白滑而腻,脉象濡软力弱。素体阳气不足,辛凉重剂戕伤中阳,中焦运化失灵,腹中隐隐作痛,辛、微温以化湿邪,佐芳香兼以缓痛。生冷皆忌。

苏叶6g,藿香梗10g(后下),大豆卷10g,半夏10g,厚朴6g,白蔻仁3g,煨姜2g,木香5g,茯苓皮10g。2剂。

二诊:前进芳香疏解,辛、微温以化湿之后,中脘满闷渐解,腹中隐痛未作,脉仍濡软,力量略增,再以芳香疏调,治在中焦。

苏梗6g,藿梗6g,半夏曲10g,陈皮6g,厚朴花6g,白蔻仁3g,鲜煨姜3g,焦麦芽10g。2剂而愈。

3.寒凝

鲍某,男,21岁,1947年8月25日初诊。

连日炎热,突然患感,身热头晕,心烦口渴,暴吃冰损六七支,又过多吃生冷瓜果,移时觉胸中堵满,憋闷,呼吸粗促,腹中胀,小便短少,少腹作痛,遂来应诊,面色青暗,舌白淡腻润多液,脉沉涩不畅。

此暑热外受,暴进生冷,阳气郁遏,湿为寒凉凝涩而成寒凝之证。宜先以辛香微温,宣郁缓痛,温解寒凝,使寒化、凝开、湿去,再行清化方法。

陈香薷5g(后下),藿梗10g,苏梗10g,白芷6g,煨姜6g,桂枝尖2g,草豆蔻3g,木香6g,白蔻仁2g,半夏10g。2剂。

二诊:1947年8月27日。药后遍体小汗出,身热、头晕皆减,胸满、憋气堵闷见轻,呼吸粗促已解,面色略暗,小便甚畅。舌仍淡腻,两脉已渐转滑利。前方去陈香薷、桂枝尖、草豆蔻,又服2剂而安。

4.冰伏

张某,女,40岁,1948年8月23日初诊。

近日患感,觉头晕,身热、恶心、胸闷、全身酸软无力。昨日自服安宫牛黄丸2丸,次日即胸闷异常,呼吸气粗,下肢浮肿,全身无力,四肢逆冷,面色苍白且浮,切诊两脉沉伏,按之涩而不畅,舌白质淡,苔滑润液多,小便不爽,精神萎靡。此乃暑湿蕴热,过服寒凉,邪被冰伏于中。急以辛温通阳,芳香祛湿,解冰伏,散寒邪,开郁通闭。

桂枝10g,干姜6g,香薷6g,半夏10g,厚朴6g,草豆蔻3g,炒川椒6g,生姜6g。1剂,水煎服。

二诊:1978年8月24日。

药后遍体小汗,身热已退,胸闷大减,呼吸正常,面目、四肢浮肿皆退,两脉渐起,脉象濡滑,四肢转温,舌润质略红。此寒去冰解,改用芳香宣化方法。

藿香10g,半夏10g,厚朴6g,草豆蔻3g,陈皮10g,苍术6g,生姜6g,茯苓10g,冬瓜皮20g。又服3剂而愈。

(http://www.yywsb.com)
编辑:阿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