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卫生网首页 频道: 豫西 郑州 豫北 开封 豫东 卧龙 濮阳 鹤壁 周口 驻马店 中医 食品 药监 心理 养生 女性 男性 育儿 两性
中医
疗法
五官科 中医妇科 中医儿科
肿瘤科 中医内科 疑难杂症
中医
保健
气功 药膳 按摩
针灸 刮痧 火罐
偏方
秘方
内科 妇科 儿科
外科 男科 皮肤科
肿瘤疾病 延年益寿
美容健身 保健滋养
孙谨臣治疗小儿哮喘三法
来源:0作者:0 阅读:8228次
 小儿哮喘有因寒、因热、因痰、因虚之不同,可分别主以宣肺、通腑、补肾三法。而且小儿具有“易虚易实,易寒易热”的病理特点,治疗中应注意“宣肺而不耗气,通腑而不伤正,补肾而不腻膈”。

宣肺以疏其表

   肺主气,属卫,司呼吸,外合皮毛,具有宣发之性。若肺感寒热之邪,其气郁闭不得宣发,则发为畏寒发热,汗闭肤干,甚至咳逆上气等症。孙老医生从多年的临床实践中认识到“哮喘因外感而发者其病在表,不必定喘,只须发散,发散则表邪尽去,而哮喘自平矣”。治法以宣肺解表为主,常用的有温宣法和清宣法两种。温宣法适用于外感风寒之哮喘,清宣法适用于外感风热之哮喘。在临证时,他还考虑到小儿“脏气清灵,随拨随应”,选方用药以轻清灵活见长,注意“温清有度,宣发毋过”,以免有伤小儿正气。

   例1:赵某,女,2岁。哮喘由感寒而发,两日来,始则畏寒发热,无汗,鼻流清涕,咳嗽气粗。继则哮喘发作,伴有痰声,喘甚时面色青滞,唇口紫绀,舌苔白厚,指纹晦暗不明。证属风寒外束,肺失宣和,痰气交阻,上壅气道,治以宣肺解表,利气化痰。

处方:苏叶、淡豆豉、法半夏各4.5g,防风、前胡、杏仁各3g,薄荷(后入)、炒枳壳、薄橘红、桔梗各2.4g,葱管3支,薄姜1片。1剂。服后温覆取汗。

   二诊:药后汗出溱溱,寒热尽退,哮喘已平,惟咳嗽未止,伴有痰声。肺气已见疏宣,痰浊滞留未化。原方去解表药加化痰药主之。

处方:炒枳壳、薄橘红、桔梗各2.4g,甘草、郁金、杏仁、炒蒌皮、大贝母各3g,法半夏4.5g,茯苓6g。2剂。

   三诊:咳痰均减,气息平和。原方去枳壳、橘红,加米炒太子参、茯苓、炒苡仁各6g,连服2剂而愈。

例2:黄某,男,3岁。哺乳期曾患有奶癣,二岁始愈。春末感风温之邪,晨起状似畏寒,发热,咳嗽,两颊潮红,旋见哮喘痰鸣,烦躁不安,唇口干绛,舌色红、苔薄白,指纹紫暗。证属风热犯肺,肺郁不宣,治以清宣肺气,化痰利膈。

处方:桑叶络、连翘、牛蒡子、淡豆豉、大贝母各4.5g,杏仁3g,炒栀皮、桔梗、甘草各2.4g,天花粉6g。1剂。

    二诊:药后身热得汗已解,哮喘渐平,咳嗽痰鸣均见减轻。原方去栀、豉,加南沙参6g,枇杷叶(包)4.5g。连服2剂遂愈。

按:哮喘实证有寒热之分,常因感受病邪而发,其标在表,其治在肺。盖肺虽司气机宣肃,若外邪束肺,肺失宣和,治当疏宣肺气。故外感而发之哮喘,常投以宣肺解表之剂,极少使用定喘降气之品。用药轻清如羽,取上浮宣发之性,以疏利上焦之气。方虽平淡,每获效机。况小儿肺常不足,又宜宣肺而不耗气为上。

通腑以降其痰

   肺主肃降,通调水道,与大肠相表里,此经络之联系也。孙老医生尝谓:“肺主肃降,功能在于贯通六腑,六腑赖肺气以降之,肺气降则六腑之气皆通;肺气又赖六腑以通之,六腑通则肺气亦降,是以六腑惟以通为用,肺气亦以降为和也”。故他对小儿哮喘之因于肺失肃降,痰阻气道,其气上壅而致者,多主张运用通肺法以肃肺气而降顽痰,使喘逆自平。用药缓而不峻,峻则大泻。他又云:“小儿如新生雏犊,脏腑娇嫩,纵是实证,亦非大实,且小儿病理变化易虚易实,尤须注意通腑而不伤其元气”。

   例3:费某,男,2岁半。形体肥胖,蕴有痰湿,呼吸常伴痰鸣。近因感受外邪,温温发热,咳嗽哮喘,声如曳锯,甚则咳呕黏痰,腹胀、舌红、苔薄黄,指纹晦暗不明。证属肺失肃降,痰阻气道。取通腑法以肃肺气,肺气降则痰亦下行矣。

处方:郁李仁、瓜蒌仁、杏仁、制半夏各4.5g,枳壳、淡竹茹各3g。1剂。煎汤送服礞石滚痰丸(研碎)2.4g。

二诊:药后频转矢气,旋解溏便少许,腹胀已消,痰声亦敛,咳喘顿平。显系腑气已通,肺气亦降。肺主气之宣降,能降自亦能宣,故又收汗出热退之效。素有痰湿,脾虚欠运,理宜缓则治本,重在健脾,稍佐益肾。

处方:米炒太子参、茯苓、炒白术各6g,制半夏、覆盆子、山萸肉、炒苍术各3g,甘草、陈皮各2.4g。连服五剂。继以八珍糕(注2)调理一月,经随访数年,未再复发。

按:就本病常法而言,在用药时应考虑到宣中有降,降中有宣。但表邪束肺,应以“宣”为主,宣则腠理疏泄,邪从汗解,肺气相应通调;若顽痰阻塞气道,当以“通”为主,通则痰浊下行,肺气随之宣畅。尝用此二法分别治疗小儿哮喘性支气管炎表证较重,喘甚痰多者,均有较好疗效。今夏有一女性成人患重型“乙脑”,极期过后,上呼吸道严重感染(大肠杆菌感染),气管分泌物极多,常堵塞气道而喘憋。气管切开后,脓性黏痰胶固不出(常需吸痰),乃用礞石滚痰丸方,改丸为汤,插管鼻饲,连灌两剂,浓痰显著减少,气道通畅。肺与大肠相表里,通腑即所以泻肺之理也。 

补肾以固其本

   小儿哮喘之因于风、痰者易治,因于脾肾虚者难医。向有“急则治肺,缓则治脾肾”之说。言其缓治者,示人以法亦示人以难治之意也。对因虚而致之哮喘,虽属急性发作,但并无表证,不必从肺论治。因此类患儿多属先天不足,肾气(阳)虚弱。“肾为气之根”,“吸入肾与肝”。肾虚则元气不足,或摄纳无权,必致影响气之出入。其中兼有脾虚症状者,亦与肾虚有关。故对此类患儿多主张以温肾为主,扶脾为辅。此“沃枝叶不如培其根本”之意也。

   例4:王某,男,6岁。两年前,常在季节转换或气候变化时发生哮喘。迩来又急性发作。诊见儿体孱弱,面灰不泽,眼睑轻度浮肿,精神萎顿,入寐即寤。手足欠温。哮齁之声达于户外,吸气时喉中如水鸡声,干咳无痰,纳食不馨,大便多溏,舌胖嫩、苔薄白,脉沉细,此肾虚不纳之候也。急宜补肾固本,勿拘“急则治肺”之说而因循误事。

处方:紫河车、坎厢、煅龙骨各9g,五味子、炙甘草、制黄精各6g,鹿角霜、野山参各3g,制附片、肉桂各1.5g。共研极细末,1次6g,1日3次,开水调服,3日服完。

   二诊:药后哮喘显著减轻,精神转振,寐时安适,纳有增加,咳嗽较疏,略有齁声。守方月余,日渐平复。经随访年余,未见复发,且儿体已日趋健壮矣。

   按:本例病本在于先天不足,肾虚不纳。故运用紫河车、坎炁、鹿角霜等血肉有情之品温补元阳,加入参、草、黄精等大补元气,少伍桂、附以鼓舞阳气,五味子、龙骨以收摄肾气还纳命门。此方虽补,但补而不骤,温而不烈,无滋腻燥热之弊。小儿稚阳未充,用此类药物又有扶阳助长之功。余曾用此方酌情加量治疗成人支气管哮喘三例(一例合并肺气肿),均获得不同程度的缓解。其中二例缓解后,两年未发。

   小儿哮喘关系到肺、脾、肾三脏,急则治肺,缓则治脾肾已成定理。就治肺而言,有虚实寒热之分,肺实者以宣、通肺气为主,肺虚者以补益肺气为主,肺虚哮喘本文未加论述。孙老医生认为哮喘属肺虚者,补肺不若健脾,虚则补其母也。同时他还主张在健脾的同时适当补肾。补肾又重在温肾,以求补火生土,土旺生金,似乎疗效较好。

(http://www.yywsb.com)
编辑:阿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