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
疗法
五官科 中医妇科 中医儿科
肿瘤科 中医内科 疑难杂症
中医
保健
气功 药膳 按摩
针灸 刮痧 火罐
偏方
秘方
内科 妇科 儿科
外科 男科 皮肤科
肿瘤疾病 延年益寿
美容健身 保健滋养
与时俱进迎接“入世”挑战
来源:医药卫生网作者:医药卫生网 阅读:121866次
誉院长王永炎谈“入世”
    11月10日,多哈会议如期批准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我国15年来的“入世”努力终于得到了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
    根据世贸组织的精神,成员国之间将开放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在对等的基础上予以市场准入。在这种情况下,我国中医药事业将会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笔者就此采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研究院名誉院长王永炎教授。   “中国‘入世’首先意味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有了更好的机遇和新的挑战,‘入世’将加快我国经济建设的发展。”王院长开宗明义地如是说。他认为,“入世”将促进我国进行产业结构的调整,将推动我国经济加速转型,为适应市场经济的需要,进一步扩大规模效应,我国将构建更多的现代化大集团进入到国际竞争的领域。就中医药领域而言,这种现代化的大集团首先是主业突出,中药和中医并重,因为中药现代化和中医现代化是不可分割的。其次,是具有创新能力的,具有高层次的科技人才,有开发、研制大品种的实力,有创国内外知名品牌的魄力,有R&D实体,有灵活的机制,能够体现出后发优势,这种人才的竞争将会更趋激烈。第三,积极运用IT技术,构建一套包括决策控制、过程控制、质量控制、物流控制等全部经营要素在内的统一信息体系。为了适应国际竞争的需要,中药健康产业的现代化集团起码应该景有一个规模虽小但规格较高且机制灵活的R&D实体。可是我们多数中医药企业还不具备这个条件或亟待加强,目前尚难以高效率地从事研制工作,已经开发出来的品种其技术含量及优势特色都还有较大的差距。所以需要和科研院所以及高等院校联合共建,这样才能充分利用我们的人力资源,顺利实现经济结构的转型,实现源头创新、持续创新、管理创新,具备独立的自主知识产权参与国际竞争,使我们的产业在经济全球化的新形势下占有一席之地。
    当前,我们应当重视如何把潜在的机遇转化为现实的利益。面对激烈的国际竞争,我们要有清醒的头脑,思考我们具有什么优势,分析我们的优势,进一步拓展我们的优势领域,以务实的态度参与国际竞争才能处于主动的地价。那么,中医药在医疗保健服务方面具有什么样的优势呢?目前看来,首先是面对生命科学的两大主题,即亚健康的干预和现代难治病的防治,在这两个领域,中医药的参与将起到积极的作用。其次,人们现在更加关在生存质量的提高,医学逐渐由疾病医学转化为健康医学,健康长寿成为医学的重大目标。第三是调适心理的平稳与绿色医药的普及。这三点是互相联系的,但它们又是三种不同观念的转变。中医学可以认为是某种意义上的保健医学,往使人们更健康,使更多的人从亚健康转化为健康的领域里,中医药对于长寿的贡献度将有所提高。在中医药可以展示自己优势的新世纪里,我们有必要建立一个与国际接轨的临床疗效评价体系。现在中国中医研究院正准备建立这样一个中心,制定一系列能够为国内外医学界所接受的衡量中医临床疗效的评价标准,以此来说明中医药在干预治疗方面对什么病有什么样的疗效,并对那些疗效好的疗法进行推广。面对竞争我们应当有所为有所不为,要选择重点为扩大和开放专业服务。在医疗布局上应该重视社区,重优势。同时优先发展中医在专科、专病的优势领域,办专科、专病的医院。深入研究,特别是选择那些中医有优势,西医疗效尚不满意,以及中西医都没有什么可靠疗效的领域来攻坚,前者是体现优势,后者是攻坚。如果中西医都有很好的疗效,那么就竞争看准更有效或疗效又好又省钱。当然也存在西医疗效可靠理想而中医尚没有理想疗法的领城,这也是客观存在的,所以我们就必须有所选择,有所不为。我认为应该认真总结改革开放以来找们在境外开办的中医医疗机构,包括中医院、门诊部、中药店坐堂、诊所现状,分析未来发展中存在的问题,总结经验教训以利于进一步推广。同时详细分析中药,包括饮片、中成药在国际上推广的状况和问题,并人法规的角度来分折国外对于中医、中药的政策和接受的程度。“入世”后必须分析这些问题,这样才有利于中医药在国际范围内的发展。比如说,国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承认针灸能够镇痛、镇吐,于是针灸疗法就推广到全美了,我们在该领域的技术、产品、专业服务等就进一步地渗入到当地的市场。
    “入世”标志着中国经济融入了世界经济的主流,既是机遇更是一种挑战。参与国际竞争必须分析我们的优势与不足,分析如何适应入世的要求,分析如何改进。推动我们的事业向前发展。经济转型要转向市场经济,我们搞科技的也要按照市场经济的导向未进好改革。我们应该进一步完善关于中医中药的法规建设,严格按照WTO的要求,确保政治的透明度和可预见性。应当花大力气整顿市场的秩序,建立统一的、开放的、公平竞争和规范有序的市场体系,我认为这是必不可少的。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现实——我们是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我们要充分考虑到国内市场仍然是主体,但同时要与进口的中成药产品和天然植物药展开竞争,这就需要我们以市场为导向,对我们常用的中成药进行二次开发,提高科技含量,在确保有效性和安全性的前提下,让群众服药方便、携带方便。要保护我们的资源,资源运作在“入世”以后显得更为重要了,药材的道地性、饮片的炮制都是我们独具优势的宝贵财富,我们要把它利用好、发展好。
    我们说中医要现代化,中医的现代化与国际化是紧密相连的,中医的现代化与中药的现代化也是紧密相连的。如何理解、认识中医的现代化?我认为是在继承优秀传统文化和数千年的宏富的医疗实践的基础上,运用现代科技的理论、观念、方法、手段开展研究工作,既要循序着中医自身的规律,又要融入现代科技。比如说中医重视非线性的复杂系统的理念,中医具有丰厚的人文哲学的底蕴,现代科学界对于非线性的复杂系统科学已经发生了理念的转变,正在积极地探索方法手段。所以我认为,中医药的科学研究应当在中医理论指导下,引进与吸收复杂系统科学的方法论,这将给中医学科的进步和发展带来新曙光。上个世纪物理学飞速发展,线性科学还原论给世界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在非线性科学方面则不然,譬如说人,一旦涉及到人的情感、思维、行为、心理、情绪就不容易说清楚了,再谈到人的“意识流”就更复杂了。其实人体自身像海洋一样还有60%-70%的领域尚待开发,需要医学、社会学工作者付出巨大的努力。当然,人类对自身及自然的认识不可能一蹴而就,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看法是正常的,我们必须具有与时俱进的观念。中医现代化是一个传统与现代融合的过程,是从低级融合到高级融合的不断进步,这个过程就是与时俱进。中医学是以辨证论治为核心的,辨证是为了治疗,治疗又着眼于人整体功能的凋节,所以中医理论的深化研究和中成药的研制开发,全都来源于临床。个体化的具体治疗现在已经被认为是临床实验的最高层次了,在具体治疗中应当认识到非药物治疗优于药物治疗,早治强手晚治,未病先防,病了以后还要防止加重、恶化,所以治未病的思想观念是高层次的。中医应该很好地发展非药物治疗,把非药物的治疗作为一种非常重要的干预手段来研究,以促进健康。
    最终的竞争是人才的竞争。就其中医药学科来看,在“十五”期间以至更长远,应该是不断地提高临床水平,培养一代又一代名医。中医药的学术带头人,应该一代更比一代强。现在非常迫切的任务就是要加速对青年学者的培养和教育,要充分发挥老—代中医药专家的学术指导作用,以中壮年一代中医药人员为中坚力量,团结奋进,多做实事。
    王院士最后深情地说:“我热爱中医,对中医药事业充满信心。无论‘入世’后带来如何严峻的挑战,我都愿与大家一道为中医药学科的进步和产业的发展做有益的工作。只有祖国繁荣了,民族昌盛了,中医药事业发展了,才会有个人事业的进步,才会有自己的前途和归宿。我愿与全国中医药界同仁一道努力,迎接‘入世’挑战。”(http://www.yywsb.com)
编辑:阿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