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卫生网首页 频道: 豫西 郑州 豫北 开封 豫东 卧龙 濮阳 鹤壁 周口 驻马店 中医 食品 药监 心理 养生 女性 男性 育儿 两性
中医
疗法
五官科 中医妇科 中医儿科
肿瘤科 中医内科 疑难杂症
中医
保健
气功 药膳 按摩
针灸 刮痧 火罐
偏方
秘方
内科 妇科 儿科
外科 男科 皮肤科
肿瘤疾病 延年益寿
美容健身 保健滋养
第八十四回柳州论疫演运气炎帝嗅皂嚏频喷
来源:0作者:0 阅读:8462次
万山磅礴,必有主峰。神秘绝顶,便是巴山高巅,俯瞰四周,景色诱人壮观。十条山梁似巨龙从顶下扑,九 条沟溪如玉带飞舞飘垂。东看江汉平原,沃野千里;西望大巴山地,群峰劲拔;北览神秘林海,绿浪涛滚;南眺 滔滔长江,银蛇蹈彩。正当炎帝等人尽情观赏之际,呼叫安合的声音,把众人从这如梦如醉的景象中惊醒。   安合早已听出是师兄柳州的声音,他惊喜地边向东跑边喊:“师兄!大王正在此处。”二人很快相见拥抱, 一面问寒问暖,一面快速来到炎帝近前。柳州率着众人一同拜见炎帝,叩首道:“大王吉祥!”炎帝一见是荆楚 太医分馆馆丞柳州到来,更是喜出望外,立即扶住道:“柳州馆丞驾临,恕本王不知,未能远迎,快快请起!” 柳州站起道:“谢大王!”安合见随行众人,个个年轻英俊、潇洒倜傥,炎帝也从心底喜欢这几位年轻人。柳州 会意,便说道:“这几个后生,是我的弟子。”说着分别让各人拜见炎帝及师叔。他们是:武汉、洛阳、湘潭、 米脂、商丘、衡阳、汩罗、康定、万宁九人。这九人分别在当地学有所成,因慕柳州贤名而拜之为师。炎帝欣喜 异常,开言道:“柳州馆丞因何到此?”柳州稽首道:“奉家师之命,专程前来陪侍大王,以便换回安合师 弟。”炎帝不解,因道:“既已前来,可与安合馆丞一道同行,何必定要换走?”柳州又道:“启禀大王,据家 师以五运六气及九宫八卦推演,今年为戊申天符之岁,大运为岁火太过;更因今年年干为戊属阳为太过,所谓 ‘戊癸化火’,故炎暑流行,肺金受邪。民病疟,少气咳喘,血溢、血泄、注下,嗌燥耳聋,中热,肩背热,甚 则胸中痛,胁支满痛,背肩胛间痛,两臂内痛,身热骨痛而为浸淫。而今年之六气,其年支为申属少阳相火太 过,所谓‘少阳相火司天’,凡此少阳司天之政,炎火乃流,民病寒热疟、泄,聋瞑呕吐。尤以三之气时,也即 五六月间,天政布,炎暑至,民病热中,聋瞑血溢,脓疮咳呕,鼽衄渴嚏欠,喉痹目赤,善暴死。由此可见,天 干之运和地支六气,皆为暑火太过之年,而中原以南更为火盛之域,徐淮之地更为少阳相火之区。家师推定,近 期将有热疫流行。为使民病得以早防早治,家师认为,安合师弟必须迅速返回徐淮太医分馆,抓紧预防、救护事 宜。因而特于数日前,驾虎来至荆楚,嘱我等前来替换。家师因忙于调济应急药物,于当晚即返往磬玉山上。” 听说徐淮间将流行热疫,炎帝当即惊得目瞪口呆,安合安慰道:“大王切勿忧心,徐淮热疫,我等也早有推定, 家中大弟子、二弟子亦早有所学,临行前我已作过预防安排,故而不致大碍。然惟恐届时意外,必须谨遵师命, 及早返回,以防万一。今后有柳州师兄陪侍,自保大王无虞。”炎帝与安合相处日久,真可谓生死与共,将要分 别,心中自然恋恋难舍。但民病之治,乃是重中之重,要中之要,想到此处,炎帝心中稍安,便道:“释缚脱 艰,全真导气,拯黎元于仁寿,此医者大责。当此紧要之时,本王拜请安合馆丞多多费心,以保民众安康!”安 合当即稽首道:“治病救人,乃我等天职!万望大王多加珍重,安合就此告辞!”说毕,又与柳州作别。二人各 自的弟子们,刚刚认识不久,眼下就要分别,不免心中怅然。互道珍重后,安合率弟子们原路而回,自返徐淮不 提。   且说炎帝自安合走后,便同柳州继续漫游于神秘顶。其间几度遭逢红毛棕人,均靠竹筒袖脱险,白熊、白 蛇、白金丝猴等也时有出没,但总因人多势众而自然隐遁。茂密的丛林遮天蔽日,众人曾几度迷失方向,也因观 赏各类草木而不无惊骇。这日,炎帝在一株高约五丈余的乔木下站定,只见树呈分枝圆柱形,有圆锥状棘刺,小 叶一寸宽、二三寸长,十余片椭圆小叶,分两排生于细枝之上。细枝上吊着刀豆般豆荚状果实,或长或短,最长 者尺余,色呈深棕,边缘平滑,上带灰色粉霜。在一枝枯死的老枝上,挂着一枚已完全干燥的陈年果荚。炎帝踮 脚把它摘下,仔细观赏把玩后,双手用力一掰,分成两半,一股气味直冲鼻孔,炎帝当即“啊欠、啊欠”地喷嚏 打个不停,一连十几个过后,涕泪俱下。柳州同众弟子正说话,忽闻一连串喷嚏声,赶紧过来,只见炎帝正前仰 后合地打喷嚏,再一看手中握着的那两半截果荚,立马道:“请大王扔掉果荚,离开这里!”走出十余步后,喷 嚏渐止,炎帝方长出口气说:“好厉害的东西!”柳州道:“此药性能猛烈,外嗅取嚏,少量入喉,即能催吐风 痰。”炎帝喷嚏平息后问:“此系何药?”柳州道:“果荚名皂角,其扁而长者称大皂荚,小儿圆柱者称猪牙 皂,能开窍、祛痰、通便。一般有两大作用,一为治疗顽痰阻塞气道,用量为每次二分至五分,焙焦研粉吞服, 用后吐出顽痰,能缓解胸闷咳喘;其二用治卒然昏迷、口噤不开以及癫痫痰盛、关窍闭阻引起的突然昏厥、不省 人事,方法是用本品同细辛研面,吹鼻取嚏;或以本品与白矾研面,温水调灌取吐,用治中风牙关紧闭。此药辛 温有小毒,不可过服,否则轻者引发呕吐腹泄,重则先见肢体痉挛,后见麻痹,终则呼吸停止而致死。”炎帝 道:“此药确然迅猛,既能生人,又能杀人,当为慎用!”武汉接口道:“是啊,本品辛散走窜,故孕妇、气 虚、阴亏及有咯血者,不宜内服。”炎帝思前想后,认为此药在紧急情况下,颇有大用,便脱口念道:“祛痰开 窍采皂荚,入肺大肠通痰结,卒昏口噤不省人,取嚏取吐命能接。”柳州及众弟子闻言,一齐鼓掌道:“言简意 赅,完整全面,尽得纲要!”炎帝及众人兴致颇浓,正要继续前行,洛阳恐炎帝喷嚏后汗出过多,遭受凉风,不 如在此避风处再作休息,因道:“大王,皂荚也称皂角,其功效之发现,却源于传说。”炎帝听到有传闻掌故, 便道:“请贤契试言之。”
(http://www.yywsb.com)
编辑:阿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