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卫生网首页 频道: 豫西 郑州 豫北 开封 豫东 卧龙 濮阳 鹤壁 周口 驻马店 中医 食品 药监 心理 养生 女性 男性 育儿 两性
中医
疗法
五官科 中医妇科 中医儿科
肿瘤科 中医内科 疑难杂症
中医
保健
气功 药膳 按摩
针灸 刮痧 火罐
偏方
秘方
内科 妇科 儿科
外科 男科 皮肤科
肿瘤疾病 延年益寿
美容健身 保健滋养
道家和房中术
来源:0作者:0 阅读:9771次

中国古代的性科学,被称为房中术。从现代性科学的观点来看,房中术主要包含有关性的常识、性技巧、性 功能障碍治疗与受孕等方面,同时它又不局限于性,而是把性与气功、养生结合在一起,和追求长生不老或延年 益寿结合在一起。目前从史籍中看到的是,它最早出现于汉代,而且和道家关系极为密切。长期以来,房中术被 人们涂上一层神秘、玄虚的色彩,但实际上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中国古代的性学理论。   目前所见的关于房中术专著的可靠记载,最早可追溯到西汉初年。淳于意对汉文帝自述师承时,谈到其师阳 庆传给他的书中有“接阴阳禁书”,这无疑和房中术有关。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的竹简书《合阴阳》、《十问》、 《天下至道谈》与帛书《养生方》、《杂疗方》等,都属于房中术著作。武威医简中也有性功能障碍治疗的内 容,而这正是房中术的重要内容之一。由此看来,房中术的著作在汉代是不少的,上一节曾说到《汉书·艺文志 ·方技略》中载有“房中八家”,可惜这些著作今已全部佚失。   一、房中术和道教的渊源   从汉代开始,房中术和道教就有着特殊的渊源。道教是我国汉民族固有的宗教,它渊源于古代的巫术,东汉 顺帝汉安元年(公元142年)由张道陵倡导于鹤鸣山,凡人教者要出五斗米,所以也称为“五斗米道”,这是 道教定型化的开始。因为道教徒尊张道陵为“天师”,所以又名“天师道”。张道陵这个人在我国古代历史的道 教和房中术方面都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他是东汉时的沛国人,永平时拜江州令,后来弃官隐居洛阳的北邙山, 章和间累召不就,杖策游龙虎山,修炼道成。张道陵不仅是道教的传播者,而且是个房中术专家,他“本太学书 生,博通五经。晚乃叹曰:‘此无益于年命’,遂学长生之道。……其治病事,皆采取玄素,但改易其大较,轻 其道尾,而大途犹同归也。”这里所说的“玄素”即《玄女经》、《素女经》,后者流传至今,前者也有一些内 容保存下来,都是房中术的经典著作,由此可知张道陵用房中术来给群众治病。《神仙传·张道陵》还记载了张 道陵向其徒众传授房中术作为修炼之法:“故陵语诸人曰:‘尔辈多俗态未除,不能弃世,正可得吾行气导引房 中之事,或可得服食草木数百岁之方耳。’”这种修炼法今人可能还很不理解。   至于张道陵是怎样以房中术为人治病的,现在已很难从史书中查考,但从反面却可以找到一些资料。北周时 有个叫甄鸾的人,曾官司隶校尉、汉中郡守,他精于步算,尝释周髀等算经,又有功于考证之学,可算是我国古 代的一个数学家、学问家。他本来是个道教徒,后来叛道而皈依佛门,对道教反戈一击,写了《笑道论》,对道 教大肆揭发、批判。他说:“臣就观学,是教臣《黄书》合弃之法,三五七九,男女交接之道。四目四鼻,两口 两舌,两手两心,正对阴阳,法二十四弃之数行道。”这里的所谓“合气”,是当时流行的术语,即指男女性 交。天师道不仅向教徒传授房中术作为修炼之法,还要举行充满神秘气氛的仪式,称为“中气真术”,又称“合 气”,其目的则为“释罪”。这种仪式在朔、望之夜举行,在这以前男女要戒斋三日。仪式上先舞蹈,然后男女 们成对地实施“合气”,即《笑道论》所说“男女至朔、望日先斋三日,入私房诣师立功德,阴阳并进,日夜六 时。此诸猥杂,不可闻说。”   从古至今,性历来是个最为敏感、看法最为混乱的问题,而道家所奉行的房中术又充满神秘、玄虚的色彩, 为封建礼法所不容,所以中国古代房中术在发展过程中经历曲折是在所难免的。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罢 黜百家,独尊儒术”,对道家是一个打击。到了南北朝时不少人又要改造道教:在北方,嵩山道士寇谦之在北魏 太武帝和宰相崔浩的支持下改造道教,说什么太上老君命自己来“清整道教,除去三张伪法,租宋钱税,及男女 合弃之术。”但在南方,庐山道士陆修静等改造道教,却是“祖述三张,弘衍二葛”,连“合气”之术也依旧继 承。   不论怎么说,道家所奉行的房中术在曲折中不断发展。张道陵死后,妻子张衡(与《同声歌》的作者不是一 人)继续传道。他的孙子张鲁更了不起,他在汉中建立起政教合一的政权有30年,附之者甚众,三国时的黄巾 军首领张角就是其中的一员。张鲁的政权后被曹操所破,降曹后被封为镇南将军、阆中侯。许多书籍中听称的 “三张”,即指他们祖孙三人,而房中术的继续传授、总是和“三张”的名字连在一起。   在历代,道家的房中术都有不少传人。汉、魏之际,房中术的流行达到一个高潮,那时首先应提到冷寿光, 他和华佗是同时人,“年可百五六十岁,行容成公御妇人法,常屈劲息,须发尽白而色理如三四十时”。又有 前面说过的甘始、东郭延年、封君达三人,《汉武内传》云:   封君达,陇西人。初服黄连五十余年,入鸟举山,服水银百余年,还乡里,如二十许者,常乘青牛,故号 “青牛道士”。闻有病死者,识与不识,便以腰间竹管中药与服,或下针,应手皆愈。不以姓名语人,闻鲁女生 得《五岳图》,连年请求,女生未见授,并告节度。二百余岁入玄丘山去。   晋代著名的道士葛洪,是房中术的大理论家之一。南朝梁、齐的陶弘景影响也很大。唐代的孙思邈也是一位 房中术大师,所著《千金要方》中有不少房中术的重要理论。到了宋朝,宋徽宗赵佶也曾向茅山第二十五代宗师 刘混康求“广嗣之法”,这是很含蓄的说法,实际上就是请教房中术。到了明、清,传授房中术的道士仍不乏其 人,其中著名的有明朝自称是张天师后裔的张三丰等,但这时房中术的理论家已很少出现,而出现了不少“烧金 御女”之士,欺世惑众,反而败坏了道家与房中术的名声。

中国古代的性科学,被称为房中术。从现代性科学的观点来看,房中术主要包含有关性的常识、性技巧、性 功能障碍治疗与受孕等方面,同时它又不局限于性,而是把性与气功、养生结合在一起,和追求长生不老或延年 益寿结合在一起。目前从史籍中看到的是,它最早出现于汉代,而且和道家关系极为密切。长期以来,房中术被 人们涂上一层神秘、玄虚的色彩,但实际上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中国古代的性学理论。   目前所见的关于房中术专著的可靠记载,最早可追溯到西汉初年。淳于意对汉文帝自述师承时,谈到其师阳 庆传给他的书中有“接阴阳禁书”,这无疑和房中术有关。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的竹简书《合阴阳》、《十问》、 《天下至道谈》与帛书《养生方》、《杂疗方》等,都属于房中术著作。武威医简中也有性功能障碍治疗的内 容,而这正是房中术的重要内容之一。由此看来,房中术的著作在汉代是不少的,上一节曾说到《汉书·艺文志 ·方技略》中载有“房中八家”,可惜这些著作今已全部佚失。   二、房中术的流行   自汉代以来,房中术是盛行一时,而首先自宫廷始,这是因为房中术中的御女、养生等内容都符合当时统治 者们追求淫乐,同时又追求益寿延年、长生不老的心理需要。首先是汉武帝。当时有个“神君”,托名班固的 《汉武帝故事》,有如下的流传记载:   又起柏梁台以处神君……初,霍去病微时,数自祷于神君。神君乃见其形,自修饰,欲与去病交接。去病不 肯,乃责之曰:“吾以神君清洁,故斋戒祈祷。今规欲为淫,此非神明也。”   因绝不复往,神君亦惭。   由此看来,这个“神君”是性学大师,而且好男风,要和霍去病发生同性性行为,但被霍拒绝了。可是这个 “神君”倒颇受汉武帝欢迎。《汉武帝故事》又云:   上(武帝)造神君请术,行之有效,大抵不异容成也。神君以道授宛若,亦晓其术,年百余岁,貌有少容。 卫太子未败一年,神君亡去。自柏台烧后,神稍衰。东方朔娶宛若为小妾,生三子,与朔同日死,时人疑化去未 死也。自后贵人公主慕其术,专为淫乱,大者抵罪或夭死,无复验云。   以后到了汉末,曹操也是一个房中术的信奉者,他热衷于招募方士,“魏时方士,甘陵甘始,庐江有左慈, 阳城有郄俭。始能行气导引,慈晓房中之术,俭善辟谷不食,悉号二百岁人。凡如此之徒,武帝皆集之于魏,不 使游散。”   曹植也说:“世有方士,吾王悉所招致。”曹操还向方士们学习房中术,甘始、左慈和东郭延年“皆为操所 录,问其术而行之”,以宫女做试验品,还“亦得其验”,“行之有效”。道家的房中术包含许多长生之术,曹 操作了一首《步出夏门行·龟虽寿》的诗,其中有“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的名句,看来 和他钻研房中术大有关系,但后人研究这首诗时多忽略了这一点。   曹操带头修习房中术,于是邺中的官僚、贵族们纷纷效仿,趋之若鹜。曹丕在《典论》中生动地叙述了当时 人们对此如痴如狂的情景:   颍川却俭能辟谷,饵伏苓;甘陵甘始名善行气,老有少容;庐江左慈知补导之术;并为军史。初,俭至之 所,伏苓价暴贵数倍。……后始来,众人无不鸱视狼顾,呼吸吐纳。……左慈到,又竞受其补导之术,至寺人严 峻往从问受,奄竖真无事于斯术也。   在以上这段描述里,说到太监(寺人)也去学房中术,这岂非荒诞至极?其实,太监虽丧失了性功能,也许 性心理需要仍旧存在,同时,因房中术是一种长生术,与“辟谷”、“行气”殊途同归,所以从这个角度去修 习,还是可能的。   又如王莽“乃染其须发,进所征天下淑女,凡百二十人”。在群臣一起歌功颂德声中,“莽日与方士涿郡昭 君等于后宫考验方术,纵淫乐焉。”不难看出,王莽和昭君等也是在搞房中术的性技巧、壮阳那一套。到了晋 朝,宫廷中此风仍不衰,“孝武帝、会嵇王道子及会稀世子元显等东晋当日皇室之中心人物皆为天师道浸淫传 染”。直到南朝,王室及宫廷中信奉者仍不乏其人。当然,房中术的流行不仅限于宫廷,当时在民间也有相当大 的影响。东汉有个文学家张衡曾写过《同声歌》,以女性第一人称描写男女在新婚之夜的心情,后世评价很高, 认为“丽而不淫”,“寄兴高远”,“以喻臣子之事君也”,等等。诗云:   邂逅承际会,得充君后房,   情好新交接,恐慄若探汤。   不才勉自竭,贱妾职所当,   绸缪主中馈,奉礼助烝尝。   思为莞蒻席,在下蔽遥床,   愿为罗衾帱,在上卫风霜。   洒扫清枕席,鞮芬以狄香,   重户结金肩,高下华灯光。   衣解金粉御,列图陈枕帐。   素女为我师,仪态盈万方。   众夫所希见,天老教轩皇。   乐莫斯夜乐,没齿焉可忘!   这是关于房中术早期情况的重要史料。在洞房中陈列着图,应该说这就是房中术的资料,而“素女”则是传 世房中术著作中经常称引的人物,“轩皇”即黄帝,古代房中术著作中有不少素女和黄帝讨论房中术的记述。从 《同声歌》看来,当时的房中术已普及到民间,以至新婚夫妻第一次性交都要以有关资料为指导了。可是,东汉 的那位著有《论衡》的著名哲学家王充对房中术则持贬斥态度,他说:“素女对黄帝陈五女之法,非徒伤父母之 身,乃又贼男女之性”。从这段话可以推断王充见到房中术著作,了解不少情况,又鉴于房中术流传较广,所以 才大声疾呼地“批判”了。
中国古代的性科学,被称为房中术。从现代性科学的观点来看,房中术主要包含有关性的常识、性技巧、性 功能障碍治疗与受孕等方面,同时它又不局限于性,而是把性与气功、养生结合在一起,和追求长生不老或延年 益寿结合在一起。目前从史籍中看到的是,它最早出现于汉代,而且和道家关系极为密切。长期以来,房中术被 人们涂上一层神秘、玄虚的色彩,但实际上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中国古代的性学理论。   目前所见的关于房中术专著的可靠记载,最早可追溯到西汉初年。淳于意对汉文帝自述师承时,谈到其师阳 庆传给他的书中有“接阴阳禁书”,这无疑和房中术有关。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的竹简书《合阴阳》、《十问》、 《天下至道谈》与帛书《养生方》、《杂疗方》等,都属于房中术著作。武威医简中也有性功能障碍治疗的内 容,而这正是房中术的重要内容之一。由此看来,房中术的著作在汉代是不少的,上一节曾说到《汉书·艺文志 ·方技略》中载有“房中八家”,可惜这些著作今已全部佚失。   三、王充论房事与优生   王充反对“素女对黄帝陈五女之法”,并不是因为他是个道学先生。王充,字仲任,会稽上虞人,东汉的唯 物主义哲学家。他除了写作了那部名著《论衡》外,晚年还著有《养性书》十六七,为我国最早的养生学专著之 一,可惜已经失传了。不过,他的养生思想还可见于《论衡》的若干其中,在《气寿篇》、《命义篇》中,都有 一些关于房事和优生的论述。例如:   妇人疏字者子活,数乳者子死,何则?疏而气渥,子坚强;数而气薄,子软弱也。怀子而前已产子死,则谓 所怀不活,名之曰“怀”,其意以为已产之子死,故感伤之,子失其性矣。所产子死,所怀子凶者,字乳亟数, 气薄不能成也。虽成人形体,则易感伤,独先疾病,病独不治。百岁之命,是其正也;不能满百岁者,虽非正, 犹为命也。譬犹人形一丈,正形也,名男子为丈夫,尊公妪为丈人,不满丈者,失其正也;虽失其正,犹乃为形 也。夫形不可以不满丈之故,谓之非形;犹命不可以不满百之故,谓之非命也。非天有长短之命,而人各有禀受 也。   传曰:“说命有三:一曰正命,二曰随命,三曰遭命。”正命谓本禀之自得吉也。性然骨善,故不假操行以 求福,而吉自至,故曰正命。随命者,戮力操行而吉福至,纵情施欲而凶祸到,故曰随命。遭命者,行善得恶, 非所冀望,逢遭于外而得凶祸,故曰遭命。凡人受命,在父母施弃之时,已得吉凶矣。……   此谓三命,亦有三性:有正、有随、有遭。正者,禀五常之性也;随者,随父母之性;遭者,道得恶物象之 故也,故妊妇食兔,子生缺唇。《月令》曰:“是月也,雷将发声。”有不戒其容者,生子不备,必有大凶, 瘖、聋、跛、盲,气遭胎伤,故受性狂悖。羊舌食我初生之地,声似豺狼,长大性恶,被祸而死。在母身时,遭 受此性,丹朱商君之类是也。性命在本,故《礼》有胎教之法:子在身时,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非正色目 不视,非正声耳不听;及长,置以贤师良辅,教君臣父子之道,贤不肖在此时矣。受其时,母不谨慎,心妄虑 邪,则子长大,狂悖不善,形体忍恶。素女对黄帝陈五女之法,非徒伤父母之身,乃又贼男女之性。   在以上这些文字里,王充表达了以下论点:   第一,强弱寿夭,禀迫使然。气,是万物的本源,万物都是禀气所生,人当然不例外。而这种决定人体生、 长、壮、老、死的气,首先是禀受于父母的,父母之气,就是其下一代所禀之气。所以他说:“禀气渥则体强, 体强则命长;气薄则体弱,体弱则命短”,“强弱寿夭,谓禀气渥薄也。”这是科学的遗传学论。   第二,子女禀弃之时,正是父母交合之时,“凡人受命,在父母施弃之时,已得吉凶矣”。因此,从后代的 健康考虑,也不能不讲究房中术。   第三,提出了《礼记》的胎教问题以及孩子成长时的教育问题,要从受孕时、受孕后、分娩后三个阶段来保 证孩子的身心健康。   第四,子女密生数育,则禀气薄,然“疏而气渥”,所以提出疏字稀生、少生优育之论。   第五,提到的“素女对黄帝陈五女之法”,这“五女”是包括素女、采女、玄女在内的五个有名的女性交导 师,曾向黄帝传授性交技巧。从历史文献看,她们应是当时著名的女巫,对性修炼颇有研究。在《汉武帝杂全》 中就提到传授性交技巧必须由女性担任,而且传授同性,一代一代传下去。“五女”中素女、采女、玄女是最有 名的,她们的理论还被写成著作,流传后世。但是,王充对于这一套却持反对态度。他反对讲究性技巧而一味追 求性的快乐,认为这“非徒伤父母之身,乃又贼男女之性”。对这个论点要加以分析。如果这意味着反对纵欲, 则是正确的;如果只是强调性的生育功能而否定期欢乐作用,就不对了。中国古代的性科学,被称为房中术。从现代性科学的观点来看,房中术主要包含有关性的常识、性技巧、性 功能障碍治疗与受孕等方面,同时它又不局限于性,而是把性与气功、养生结合在一起,和追求长生不老或延年 益寿结合在一起。目前从史籍中看到的是,它最早出现于汉代,而且和道家关系极为密切。长期以来,房中术被 人们涂上一层神秘、玄虚的色彩,但实际上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中国古代的性学理论。   目前所见的关于房中术专著的可靠记载,最早可追溯到西汉初年。淳于意对汉文帝自述师承时,谈到其师阳 庆传给他的书中有“接阴阳禁书”,这无疑和房中术有关。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的竹简书《合阴阳》、《十问》、 《天下至道谈》与帛书《养生方》、《杂疗方》等,都属于房中术著作。武威医简中也有性功能障碍治疗的内 容,而这正是房中术的重要内容之一。由此看来,房中术的著作在汉代是不少的,上一节曾说到《汉书·艺文志 ·方技略》中载有“房中八家”,可惜这些著作今已全部佚失。   四、葛洪的《抱妻子》   在这个时期,对道家的房中术理论建树较大的当推晋朝的葛洪。他是个道教理论家、医学家、炼丹术家。他 字稚川,自号抱妻子,世称葛仙翁,江苏句容人,少好神仙导养之法,毕生致力于房中养生之术和炼丹术的研 究,晚年长期居于罗浮山炼丹,著有《抱妻子》内、外戚和《肘后救卒方》等书。据《隋书·经籍志》和《旧唐 书·经籍志》记载,他曾撰写过《玉房秘术》一卷,《新店书·艺文志》也载录《葛氏房中秘术》一卷,可见他 曾写过房中术专著,可惜已经失传。   从目前可以看到的资料来分析,《抱妻子》是他的代表作。在《抱妻子内篇·遐览》里,不仅载录了大量古 代的道家著作、医书和炼丹书,还收载了不少有关房中术的著作,如《玄女经》、《素女经》、《彭祖经》、 《容成经》、《元阳子经》、《六阴玉女经》等。其中有的房中著作,后世已经失传,幸亏有《抱妻子内篇》的 记载,人们才知道我国古代还有这些房中著作。   葛洪的《抱妻子内篇》大致有以下几个重要观点:   强调了修习房中术的重要。在该书《至理篇》中说:“服药虽为长生之本,若能兼行气者,其益甚速……然 又宜知房中之术,所以尔者,不知阴阳之术,屡为劳损,则行气难得力也。”   但是,他又反对过于夸大房中术的作用。在《抱妻子内篇》的《微旨篇》中说:“或曰:‘闻房中之事,能 尽其道者,可单行致神仙,并可移灾解罪,转祸为福,居官高迁,商贾倍利,信乎?’抱妻子曰:‘此皆巫书妖 妄过差之言,由于好事者增加润色,至今失实。或亦奸伪造作虚妄,以欺诳世人,隐藏端绪,以求奉事,招集弟 子,以窥世利耳。夫阴阳之术,高可以治小疾,次可以免虚耗而已。其理自有极,安能致神仙而能却祸致福乎? 人不可以阴阳不交,坐致疾患。若纵情恣欲,不能节宣,则伐年命。善求其术者,则能却走马①以补脑,还阴丹 以朱肠,采玉液于金池,引三五于华梁,令人老有美色,终其所禀之天年。”葛洪在这里提出“阴阳之术”的作 用,“高可以治小疾,次可以免虚耗而已”,不故弄玄虚,还是很实事求是的。   他又认为,房中术的要旨在于“还精补脑”,这和历来的道家思想是一致的。在《抱妻子内篇》的《释滞 篇》中指出:“房中之法十余家,或以补救损伤,或以攻治众病,或以采阴益阳,或以增年延寿,其大要在于还 精补脑一事耳。此法乃真人口口相传,本不书也,人复不可都绝阴阳,阴阳不交,则坐致壅阏之病,故幽闭怨 旷,多病而不寿也。任情肆意,又损年命。唯有得其节宣之和,可以不损。”   葛洪把房中术与养生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而且认为善于养生是最为根本的。《抱妻子内篇》的《极言篇》 指出:“或问曰:‘所伤之者,其非淫欲之间乎?’抱妻子曰:‘亦何独斯哉?然长生之要,在乎还年之道。上 士知之,可以延年除病,其次不以自伐者也。若年尚少壮而知还年,服丹以补脑,采玉液于长谷者,不服药物, 亦不失三百岁也,但不得仙耳。……凡言伤者,亦不便觉也,谓久则寿损耳。是以善摄生者,卧起有四时之早 晚,兴居有至和之常制;调利筋骨,有偃仰之方;杜疾闲邪,有吞吐之术;流行荣卫,有补泻之法;节宣劳逸, 有与夺之要。忍怒以全阴气,抑喜以养阳气,然后先将服草木以求亏缺,后服金丹以定无穷,长生之理,尽于此 矣。’”
 中国古代的性科学,被称为房中术。从现代性科学的观点来看,房中术主要包含有关性的常识、性技巧、性 功能障碍治疗与受孕等方面,同时它又不局限于性,而是把性与气功、养生结合在一起,和追求长生不老或延年 益寿结合在一起。目前从史籍中看到的是,它最早出现于汉代,而且和道家关系极为密切。长期以来,房中术被 人们涂上一层神秘、玄虚的色彩,但实际上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中国古代的性学理论。   目前所见的关于房中术专著的可靠记载,最早可追溯到西汉初年。淳于意对汉文帝自述师承时,谈到其师阳 庆传给他的书中有“接阴阳禁书”,这无疑和房中术有关。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的竹简书《合阴阳》、《十问》、 《天下至道谈》与帛书《养生方》、《杂疗方》等,都属于房中术著作。武威医简中也有性功能障碍治疗的内 容,而这正是房中术的重要内容之一。由此看来,房中术的著作在汉代是不少的,上一节曾说到《汉书·艺文志 ·方技略》中载有“房中八家”,可惜这些著作今已全部佚失。   五、《黄庭经》   《黄庭经》是我国气功养生学的经典著作,历来被方术之士奉为“学仙之玉律,修道之金科”。据说魏晋之 际的南岳魏夫人华存从景林真人处取得秘藏草稿,撰为定本而流传于世;此书的作者还有说是杨羲或许谧的,均 待进一步考证。《黄庭经》分《黄庭内景经》、《黄庭外景经》、《黄庭中景经》三种。它以七言韵语描述人身 脏腑及其整体,言五脏六腑各有司主之神,且彼此相扶助,以存养丹田,保气炼精。所谓“黄庭”,是指人的整 个形体之中的事,人体称“黄”,内中称“庭”,所以梁立子注曰:   黄者,中央之色;庭者,四方之中也。外指事,即天中、人中、地中;内指事,即脑中、心中、其中,故曰 黄庭。内者,心也;景者,象也。外象喻即日月星辰云霞之象也,内象喻即血肉筋骨脏腑之象也。心居身内,存 观一体之象也,故曰内景也。   本书强调养生重在呼吸吐纳、气功修炼及服食药物,以保真元;于房中之事则强调巩固精关,急守精室,节 欲保精。   其具体内容如《黄庭外景经·长生章》云:   长生至慎房中急,弃捐淫欲专守精。   寸田尺宅可理生,系子长留心安宁。   观志游神三奇灵,闲暇无事心太平。   以上阐述的是,道家炼功,应恬淡虚无,清心寡欲,故以保精节欲为首务,勿使其漏泄,则能炼精化气,炼 气化神,炼神还虚,而为长生之本。   再如《黄庭内景经·琼室章》云:   琼室之中八素集,泥丸夫人当中立,长谷玄乡绕郊邑,六龙散飞难分别。长生至慎房中急,何为死作令神 泣,忽之祸乡三灵灭。   但当吸气录子精,寸田尺宅可治生,若当决海百渎倾,叶去树枯失菁菁,气亡液漏非己形。   专闭御景乃长宁,保我泥丸三奇灵,恬澹闭视内自明,物物不干泰而平,悫矣匪事老复丁,思咏玉书入上 清。   以上几段文字的大意也是说,如要探求长生之道,最要注意不要纵欲,即所谓“长生至慎房中急”。如果忽 视这一点,许多病就会像“决海”一样泛滥,而且如“叶去树枯”,不是强健的原形了。因此,学道之人应该关 闭六门情欲,运用精气神于三田,使内境不出,外境不入,恬淡无为,闭景内视,则可身心清静,泰然平安。   以上这些内容,都被收入《道藏》,宋人张君房也把它收入《云芨七竿》之中。

 

(http://www.yywsb.com)
编辑:阿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