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卫生网首页 频道: 豫西 郑州 豫北 开封 豫东 卧龙 濮阳 鹤壁 周口 驻马店 中医 食品 药监 心理 养生 女性 男性 育儿 两性
中医
疗法
五官科 中医妇科 中医儿科
肿瘤科 中医内科 疑难杂症
中医
保健
气功 药膳 按摩
针灸 刮痧 火罐
偏方
秘方
内科 妇科 儿科
外科 男科 皮肤科
肿瘤疾病 延年益寿
美容健身 保健滋养
房中术的萌芽
来源:0作者:0 阅读:11501次

性文化发展的本质在于人们对自身性能力、性活动产生较为合乎规律的认识。 这种带有规律性的认识不仅表现在性观念方面,而且表现在对性的科学知识的掌握 方面。   有关性的科学知识范围很广,但其核心内容是有关性交的知识,其它方面的知 识可以说都是直接或间接地为此服务的。这方面的知识在古代中国称为房中术,从 汉朝开始,主要是经过一些道家的提倡,房中术大为流行,但是在秦朝以前,这方 面的性文化似乎初露端倪,处于萌芽状态。   一、朦胧的性知识   男女性交采取何种方式、何时进行为好,这方面的内容很少见诸正史,只有一 些较为朦胧的、一掠而过的叙述。例如据《左传·昭公元年》的记载:公元前54 0年,晋侯生病,多方医治无效,有些人帮他分析病因,多涉于性。一位谋士认为, 他的病是因为在后宫中蓄有四个同姓女子而引起的。这个谋士说:“内官不及同姓, 其生不殖,美先尽矣,则相生疾。”有个医生认为,晋侯的病是因房事过频起而引 的,晋侯问医生:“女不可近乎?”医生答:“节之。”医生论述了许多在其它方 面由于过度而造成的危害,最后说:“女,阳物而晦时,淫则生内热、惑蛊之疾。 今君不节、不时,能无及此乎?”   姑且不论以上这些人的看法是否全面、科学,但至少说明了在春秋时期有人已 经接触到一些性科学,并且认为近亲交配和纵欲过度都是危害身体健康的。   春秋时期杰出的思想家老子,在他的养生理论中对性问题有了一些阐述,他说:   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 知牝牡之合而作,精之至也;终日号而不嘎,和之至也。知和曰常,知常曰明, 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   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婴儿乎?   老子历来被推为中国养生学的祖师,而房内养生则是养生的根本问题。人的生 命是由父母性交(即“牝牡之合”)而产生的,而性合之源则在于精。老子认为, 婴儿的生命力最强,婴儿无知无欲,无畏无惧,所以老子说“毒虫不螫,猛兽不据, 攫鸟不搏”。老子认为,婴儿筋骨柔弱,可是小拳头握得很紧;还不知道性交,可 是小阴茎常常勃起,这是因为202中国古代性文化他精气旺盛;终日嚎哭而声音 不嘶哑,也是因为平和无欲因而精气充沛。所以,老子提倡平和无欲的养生方式。 惜精爱气,厚如赤子,反对“益生”、“使气”,节制性欲,减少房事,就成为老 子养生的基本观点,也是后世房中养生家研究房中养生术的基本思想。   有一件战国玉器传至后世,现存天津市文管会,此器呈楞柱状,顶端未透,器 上有一段铭文曰:   行气,吞则搐,搐则伸,伸则下,下则定,定则固,固则萌,萌则长,长则复, 复则天(通天),天其本在上,坠其本在下,顺则生,逆则死。   据有些学者研究,这是一首行房之术的韵文。战国时期能把这种内容的文字刻 在玉器上,可见当时的人们对房中术等性问题已经给予了一定的注意。 性文化发展的本质在于人们对自身性能力、性活动产生较为合乎规律的认识。 这种带有规律性的认识不仅表现在性观念方面,而且表现在对性的科学知识的掌握 方面。   有关性的科学知识范围很广,但其核心内容是有关性交的知识,其它方面的知 识可以说都是直接或间接地为此服务的。这方面的知识在古代中国称为房中术,从 汉朝开始,主要是经过一些道家的提倡,房中术大为流行,但是在秦朝以前,这方 面的性文化似乎初露端倪,处于萌芽状态。   二、马王堆汉墓中的资料   由于古代书籍中对这一时期的性科学发展记载少,所以长期以来,后世人们对 这方面的了解也很少。但是,从1973年至1974年发掘的马王堆汉墓中发现 了不少医书,从这些资料中可以大致了解从人类有史以来直到春秋战国这一时期中 国古代性科学发展的轮廓。   中国古代的性学总是和养生、延年、房中术联在一起的,传说最早的房中养生 专家是容成子。这个人的名字是见诸正史的。史载他是黄帝之臣,始造律历。道家 有采阴补阳之术,谓本于容成公,有《容成阴道》二十六卷。例如《列仙传》中就 说:“容成公自称黄帝师,见于周穆王,能善补道之事,取精于玄牝,其要欲神不 死,发白复黑,齿落复生。”这段论述把容成子夸大为跨越空间的长生不老人物, 因为从黄帝到周穆王至少有1600多年,容成子怎能又为黄帝师、又见周穆王呢? 其中显然有许多神话传说成分,但容成子这个人物的存在则是可能的。   容成子的存在还可以从后世的一些史书中得到证明,因为他的房中术研究对后 世影响较大,所以有关书籍中屡屡提到他。例如《汉书·艺文志》所列各家的房中 书籍中首先就是《容成阴道》。《后汉书·艺文志》也载有《甘始容阴容道》十卷。 《后汉书·方术传》中谈到,冷寿光行容成御妇人法,又指出:“甘始、东郭延年、 封君达三人者,皆方士也,率能行容成御妇人术,或饮小便,或自倒悬,爱啬精气, 不极视大言,皆为曹操所录,问其术而行之。”   但是,遗憾的是,《容成阴道》这一著作早已失传,其内容不得而知,但从马 王堆汉墓出土的医书中可以有一点了解。在出土的竹简《十问》中有“黄帝问于容 成曰”,“容成答曰”等语,其中提到容成的言论有:“君若欲寿,则顺察天地之 道,天气月尽月盈,故能长生。地气岁有寒暑,险易相取,故地久而不腐。君必察 天地之情,而行以身。”他又说:“善治气者,使宿气夜散,新气朝聚,以沏九窍 而实六府。食气有禁,春避浊阳,夏避汤风,秋避霜雾,冬避凌阴,必去四咎,乃 深息以为寿。”他还说:“治气有经,务在积精,精盈必泻,精出必补,补泻之时, 于卧为之。”   从以上容成子的这些言论中可以看到,他提出了养生的四个要点:一是要顺应 天地阴阳变化的规律,而身体力行;二是要顺应四季变化的规律,提出一些呼吸吐 纳的注意事项;三是要掌握早晚变化的不同特点来吐故纳新;四是要调适夫妻性生 活,要养精补精。这些内容,可能是《容成阴道》的一些组成部分。   这个时期发现的性学理论书籍多称“阴道”。如第二章所述,“阴”泛指男女 生殖器,有时重点指女性生殖器,而“道”的表面上的意思是法则、原理。“阴道” 的意思就是“性生活的原则和规律”。《容成阴道》中的不少论述表明,在当时中 国人的性观念中,“固本补身”已经初露端倪,并占相当重要的地位,这就是说, 男子要通过性交以吸收女子的精气来补养自己,而自己的精气要牢牢守住,不容外 泄,留于自己受用。这种损人利己、剥削女性的性价值观几乎影响了中国的整个奴 隶社会和封建社会。   《汉书·艺文志》中还记载了一个房中养生家务成子。务成子即务成昭,传说 他是舜的老师,如《荀子·大略》中说:“舜学于务成昭。”但另有一说是,他是 尧的老师。果如此,他是距今四千多年前的人物了。《汉书·艺文志》中记载他著 有《务成子阴道》三十六卷,是有记载的房中书中卷数最多的。在《汉书·艺文志》 小说家中,还有《务成子》十一起。这些书也早已失传,但其真实性是大可怀疑的, 因为虽说黄帝时的左史仓颉造字,但迄今为止在可识的汉字中,商、周时期的甲骨 文是最古的文字体系,那么务成子的著作又是怎样传诸后世的呢?   从一些资料推测,务成子的理论可能主要也是如何顺从天地阴阳变化的规律, 做到养生保健,房中生活也应如此。马王堆出土医书《十问》中说:“巫成柖(即 务成昭)以四时为辅,天地为经,巫成柖与阴阳皆生,阴阳不死。”从一些现存的 古籍中还可以看到,务成子也是历史上道家的代表人物,如晋朝的葛洪在所著的《 抱妻子内篇·明本》中就谈到:“赤松子、王乔、琴高、老氏、彭祖、务成、郁华, 皆真人,悉仕于世,不便遐遁。”这本书的《金丹》篇还记载了务成子炼丹法。可 见,务成子可能是个集道家、炼丹家、房中养生家于一身的人物,他对汉代及以后 盛行道家房中术肯定有很大影响。   在马王堆汉墓中还发现了有关《黄帝三王养阳方》二十卷、《尧舜阴道》二十 三卷、《汤盘庚阴道》二十卷的资料,这些都是古代房中术的著作,但据考证都是 假托之作,不过即使是假托,也是汉代以前的著作,这应该是无疑的。   《黄帝三王养阳方》是托名黄帝和三个王侯讨论房中养生的。三王一般是指夏 禹、商汤、周文王与周武王。在马王堆出土的医书《十问》中,假托黄帝与他人的 对话有四段:一是“黄帝问于天师曰”,主要讨论了“食阴之道”与“复奇之方”, 即讨论如何补益虚损、滋阴壮阳的问题。二是“黄帝问于大成曰”,是讨论怎样服 食柏实、鸟卵、牛羊乳或动物的生殖器以补阴益阳、却老复壮。如提到:“君必食 阴以为常,助以柏实盛良,饮走兽泉英,可以却老复壮,曼泽有光。接阴将众,继 以蜚虫,春爵员骀,兴彼鸣雄,鸣雄有精,诚能服此,玉策复生。”由此可见,这 里很明显地是强调服用强肾的食物,以补益性器官,增强性功能。三是“黄帝问于 曹熬曰”,着重交谈了闭精勿泄对长生的好处。例如其中提到:“长生之稽,侦用 玉闭,玉闭时辟,神明来积。积必见章,玉闭坚精,必使玉泉毋倾,则百疾弗婴, 故能长生。”古人多信男子的精液是人体的精华,在御女时如能巩固精关,闭精勿 泄,就能除病延年——这一观点对汉、唐的房中术影响很大。四是“黄帝问于容成 曰”,其内容已如前述。   关于《尧舜阴道》,是假托尧与舜的对话来讨论房中养生的一部著作。在马王 堆出土的竹简中有这样一段叙述:“尧问于舜曰:‘天下孰为贵?’舜曰:‘生最 贵。’尧曰:‘治生奈何?’舜曰:‘审乎阴阳。’尧曰:‘人有九窍十二节,皆 设而居,何故而阴与人俱生而先身去?’舜曰:‘饮食弗以,谋虑弗使,讳其名而 匿其体,迫使甚多而无宽礼。故与身俱生而先身死。’尧曰:‘治之奈何?’舜曰: ‘必爱而喜之,教而谋之,饮而食之,使其题顇坚强而缓事之,必盬之而勿予,必 乐矣而勿泻,精将积,气将褚,行年百岁,贤于往者。’舜之接阴治气之道。”这 段对话的主要意思是,在人体的九窍(眼二窍、鼻二窍、耳二窍、口一窍、阴茎一 窍、肛门一窍)中,为什么生殖器官衰老得最快,而生殖功能最先丧失?这主要原 因是房事不加节制,纵欲过度,滥施泄泻,竭耗阴精的缘故。所以,除注意饮食的 滋补外,房事一定要有节制,只有巩固精关,不滥施泄泻,才能青春常驻,延缓衰 老。   在马王堆出土医书中,还提到了《汤盘庚阴道》。竹简《十问》提到:“帝盘 庚问于耇老曰:‘闻子接阴以为强,翕天之精,以为寿长,吾将何处而道可行?’ 耇老答曰:‘君必贵夫与身俱生而先身老者,弱者使之强,短者使之长,贫者使多 粮。其事一虚一实,治之有节。一曰垂肢,直脊,挠尻;二曰疏股,动阴,缩州; 三曰合睫毋听,翕气以充脑;四曰食其五味,饮夫泉英;五曰群精皆上,翕其大明。 至五而止,精神日怡。’耇老接阴治气之道。”以上这段对话讨论了“接阴以为强” ,也就是通过性交要对身体健康有所补益的问题。通过耇老之口,提出了五个注意 事项:前三点讲的是将房中术与气功导引相结合,如性交之前,先应操练房中气功 导引,如伸直脊背,舒展四肢,放松臀部,运动前阴,收敛肛门,导气运行,闭目 养神,让精气蓄积于脑部等;第四点提出要吞服舌下津液,服食各种滋阴的药物或 食物,从而补益阴精;第五点则强调蓄积精气,要求做到闭精勿泄,从而保护性器 官,增强性功能。以上这一大段话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汤盘庚阴道》的部分内容。   以上这些房中术著作带有较大的传说与假托成分,而且早已失传,今人不得见, 能在发掘古墓所得的资料中窥其一鳞半爪,已属幸事。据纬书所载,远在2500 多年前,孔子还写过《闭房记》一书,也已失传,但由此可知中国的性科学源远流 长,中国可以说是研究性知识、性卫生最古老的国家之一。
中国古代的性科学,被称为房中术。从现代性科学的观点来看,房中术主要包含有关性的常识、性技巧、性 功能障碍治疗与受孕等方面,同时它又不局限于性,而是把性与气功、养生结合在一起,和追求长生不老或延年 益寿结合在一起。目前从史籍中看到的是,它最早出现于汉代,而且和道家关系极为密切。长期以来,房中术被 人们涂上一层神秘、玄虚的色彩,但实际上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中国古代的性学理论。   目前所见的关于房中术专著的可靠记载,最早可追溯到西汉初年。淳于意对汉文帝自述师承时,谈到其师阳 庆传给他的书中有“接阴阳禁书”,这无疑和房中术有关。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的竹简书《合阴阳》、《十问》、 《天下至道谈》与帛书《养生方》、《杂疗方》等,都属于房中术著作。武威医简中也有性功能障碍治疗的内 容,而这正是房中术的重要内容之一。由此看来,房中术的著作在汉代是不少的,上一节曾说到《汉书·艺文志 ·方技略》中载有“房中八家”,可惜这些著作今已全部佚失。   三、王充论房事与优生   王充反对“素女对黄帝陈五女之法”,并不是因为他是个道学先生。王充,字仲任,会稽上虞人,东汉的唯 物主义哲学家。他除了写作了那部名著《论衡》外,晚年还著有《养性书》十六七,为我国最早的养生学专著之 一,可惜已经失传了。不过,他的养生思想还可见于《论衡》的若干其中,在《气寿篇》、《命义篇》中,都有 一些关于房事和优生的论述。例如:   妇人疏字者子活,数乳者子死,何则?疏而气渥,子坚强;数而气薄,子软弱也。怀子而前已产子死,则谓 所怀不活,名之曰“怀”,其意以为已产之子死,故感伤之,子失其性矣。所产子死,所怀子凶者,字乳亟数, 气薄不能成也。虽成人形体,则易感伤,独先疾病,病独不治。百岁之命,是其正也;不能满百岁者,虽非正, 犹为命也。譬犹人形一丈,正形也,名男子为丈夫,尊公妪为丈人,不满丈者,失其正也;虽失其正,犹乃为形 也。夫形不可以不满丈之故,谓之非形;犹命不可以不满百之故,谓之非命也。非天有长短之命,而人各有禀受 也。   传曰:“说命有三:一曰正命,二曰随命,三曰遭命。”正命谓本禀之自得吉也。性然骨善,故不假操行以 求福,而吉自至,故曰正命。随命者,戮力操行而吉福至,纵情施欲而凶祸到,故曰随命。遭命者,行善得恶, 非所冀望,逢遭于外而得凶祸,故曰遭命。凡人受命,在父母施弃之时,已得吉凶矣。……   此谓三命,亦有三性:有正、有随、有遭。正者,禀五常之性也;随者,随父母之性;遭者,道得恶物象之 故也,故妊妇食兔,子生缺唇。《月令》曰:“是月也,雷将发声。”有不戒其容者,生子不备,必有大凶, 瘖、聋、跛、盲,气遭胎伤,故受性狂悖。羊舌食我初生之地,声似豺狼,长大性恶,被祸而死。在母身时,遭 受此性,丹朱商君之类是也。性命在本,故《礼》有胎教之法:子在身时,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非正色目 不视,非正声耳不听;及长,置以贤师良辅,教君臣父子之道,贤不肖在此时矣。受其时,母不谨慎,心妄虑 邪,则子长大,狂悖不善,形体忍恶。素女对黄帝陈五女之法,非徒伤父母之身,乃又贼男女之性。   在以上这些文字里,王充表达了以下论点:   第一,强弱寿夭,禀迫使然。气,是万物的本源,万物都是禀气所生,人当然不例外。而这种决定人体生、 长、壮、老、死的气,首先是禀受于父母的,父母之气,就是其下一代所禀之气。所以他说:“禀气渥则体强, 体强则命长;气薄则体弱,体弱则命短”,“强弱寿夭,谓禀气渥薄也。”这是科学的遗传学论。   第二,子女禀弃之时,正是父母交合之时,“凡人受命,在父母施弃之时,已得吉凶矣”。因此,从后代的 健康考虑,也不能不讲究房中术。   第三,提出了《礼记》的胎教问题以及孩子成长时的教育问题,要从受孕时、受孕后、分娩后三个阶段来保 证孩子的身心健康。   第四,子女密生数育,则禀气薄,然“疏而气渥”,所以提出疏字稀生、少生优育之论。   第五,提到的“素女对黄帝陈五女之法”,这“五女”是包括素女、采女、玄女在内的五个有名的女性交导 师,曾向黄帝传授性交技巧。从历史文献看,她们应是当时著名的女巫,对性修炼颇有研究。在《汉武帝杂全》 中就提到传授性交技巧必须由女性担任,而且传授同性,一代一代传下去。“五女”中素女、采女、玄女是最有 名的,她们的理论还被写成著作,流传后世。但是,王充对于这一套却持反对态度。他反对讲究性技巧而一味追 求性的快乐,认为这“非徒伤父母之身,乃又贼男女之性”。对这个论点要加以分析。如果这意味着反对纵欲, 则是正确的;如果只是强调性的生育功能而否定期欢乐作用,就不对了。
中国古代的性科学,被称为房中术。从现代性科学的观点来看,房中术主要包含有关性的常识、性技巧、性 功能障碍治疗与受孕等方面,同时它又不局限于性,而是把性与气功、养生结合在一起,和追求长生不老或延年 益寿结合在一起。目前从史籍中看到的是,它最早出现于汉代,而且和道家关系极为密切。长期以来,房中术被 人们涂上一层神秘、玄虚的色彩,但实际上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中国古代的性学理论。   目前所见的关于房中术专著的可靠记载,最早可追溯到西汉初年。淳于意对汉文帝自述师承时,谈到其师阳 庆传给他的书中有“接阴阳禁书”,这无疑和房中术有关。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的竹简书《合阴阳》、《十问》、 《天下至道谈》与帛书《养生方》、《杂疗方》等,都属于房中术著作。武威医简中也有性功能障碍治疗的内 容,而这正是房中术的重要内容之一。由此看来,房中术的著作在汉代是不少的,上一节曾说到《汉书·艺文志 ·方技略》中载有“房中八家”,可惜这些著作今已全部佚失。   四、葛洪的《抱妻子》   在这个时期,对道家的房中术理论建树较大的当推晋朝的葛洪。他是个道教理论家、医学家、炼丹术家。他 字稚川,自号抱妻子,世称葛仙翁,江苏句容人,少好神仙导养之法,毕生致力于房中养生之术和炼丹术的研 究,晚年长期居于罗浮山炼丹,著有《抱妻子》内、外戚和《肘后救卒方》等书。据《隋书·经籍志》和《旧唐 书·经籍志》记载,他曾撰写过《玉房秘术》一卷,《新店书·艺文志》也载录《葛氏房中秘术》一卷,可见他 曾写过房中术专著,可惜已经失传。   从目前可以看到的资料来分析,《抱妻子》是他的代表作。在《抱妻子内篇·遐览》里,不仅载录了大量古 代的道家著作、医书和炼丹书,还收载了不少有关房中术的著作,如《玄女经》、《素女经》、《彭祖经》、 《容成经》、《元阳子经》、《六阴玉女经》等。其中有的房中著作,后世已经失传,幸亏有《抱妻子内篇》的 记载,人们才知道我国古代还有这些房中著作。   葛洪的《抱妻子内篇》大致有以下几个重要观点:   强调了修习房中术的重要。在该书《至理篇》中说:“服药虽为长生之本,若能兼行气者,其益甚速……然 又宜知房中之术,所以尔者,不知阴阳之术,屡为劳损,则行气难得力也。”   但是,他又反对过于夸大房中术的作用。在《抱妻子内篇》的《微旨篇》中说:“或曰:‘闻房中之事,能 尽其道者,可单行致神仙,并可移灾解罪,转祸为福,居官高迁,商贾倍利,信乎?’抱妻子曰:‘此皆巫书妖 妄过差之言,由于好事者增加润色,至今失实。或亦奸伪造作虚妄,以欺诳世人,隐藏端绪,以求奉事,招集弟 子,以窥世利耳。夫阴阳之术,高可以治小疾,次可以免虚耗而已。其理自有极,安能致神仙而能却祸致福乎? 人不可以阴阳不交,坐致疾患。若纵情恣欲,不能节宣,则伐年命。善求其术者,则能却走马①以补脑,还阴丹 以朱肠,采玉液于金池,引三五于华梁,令人老有美色,终其所禀之天年。”葛洪在这里提出“阴阳之术”的作 用,“高可以治小疾,次可以免虚耗而已”,不故弄玄虚,还是很实事求是的。   他又认为,房中术的要旨在于“还精补脑”,这和历来的道家思想是一致的。在《抱妻子内篇》的《释滞 篇》中指出:“房中之法十余家,或以补救损伤,或以攻治众病,或以采阴益阳,或以增年延寿,其大要在于还 精补脑一事耳。此法乃真人口口相传,本不书也,人复不可都绝阴阳,阴阳不交,则坐致壅阏之病,故幽闭怨 旷,多病而不寿也。任情肆意,又损年命。唯有得其节宣之和,可以不损。”   葛洪把房中术与养生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而且认为善于养生是最为根本的。《抱妻子内篇》的《极言篇》 指出:“或问曰:‘所伤之者,其非淫欲之间乎?’抱妻子曰:‘亦何独斯哉?然长生之要,在乎还年之道。上 士知之,可以延年除病,其次不以自伐者也。若年尚少壮而知还年,服丹以补脑,采玉液于长谷者,不服药物, 亦不失三百岁也,但不得仙耳。……凡言伤者,亦不便觉也,谓久则寿损耳。是以善摄生者,卧起有四时之早 晚,兴居有至和之常制;调利筋骨,有偃仰之方;杜疾闲邪,有吞吐之术;流行荣卫,有补泻之法;节宣劳逸, 有与夺之要。忍怒以全阴气,抑喜以养阳气,然后先将服草木以求亏缺,后服金丹以定无穷,长生之理,尽于此 矣。’”
 中国古代的性科学,被称为房中术。从现代性科学的观点来看,房中术主要包含有关性的常识、性技巧、性 功能障碍治疗与受孕等方面,同时它又不局限于性,而是把性与气功、养生结合在一起,和追求长生不老或延年 益寿结合在一起。目前从史籍中看到的是,它最早出现于汉代,而且和道家关系极为密切。长期以来,房中术被 人们涂上一层神秘、玄虚的色彩,但实际上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中国古代的性学理论。   目前所见的关于房中术专著的可靠记载,最早可追溯到西汉初年。淳于意对汉文帝自述师承时,谈到其师阳 庆传给他的书中有“接阴阳禁书”,这无疑和房中术有关。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的竹简书《合阴阳》、《十问》、 《天下至道谈》与帛书《养生方》、《杂疗方》等,都属于房中术著作。武威医简中也有性功能障碍治疗的内 容,而这正是房中术的重要内容之一。由此看来,房中术的著作在汉代是不少的,上一节曾说到《汉书·艺文志 ·方技略》中载有“房中八家”,可惜这些著作今已全部佚失。   五、《黄庭经》   《黄庭经》是我国气功养生学的经典著作,历来被方术之士奉为“学仙之玉律,修道之金科”。据说魏晋之 际的南岳魏夫人华存从景林真人处取得秘藏草稿,撰为定本而流传于世;此书的作者还有说是杨羲或许谧的,均 待进一步考证。《黄庭经》分《黄庭内景经》、《黄庭外景经》、《黄庭中景经》三种。它以七言韵语描述人身 脏腑及其整体,言五脏六腑各有司主之神,且彼此相扶助,以存养丹田,保气炼精。所谓“黄庭”,是指人的整 个形体之中的事,人体称“黄”,内中称“庭”,所以梁立子注曰:   黄者,中央之色;庭者,四方之中也。外指事,即天中、人中、地中;内指事,即脑中、心中、其中,故曰 黄庭。内者,心也;景者,象也。外象喻即日月星辰云霞之象也,内象喻即血肉筋骨脏腑之象也。心居身内,存 观一体之象也,故曰内景也。   本书强调养生重在呼吸吐纳、气功修炼及服食药物,以保真元;于房中之事则强调巩固精关,急守精室,节 欲保精。   其具体内容如《黄庭外景经·长生章》云:   长生至慎房中急,弃捐淫欲专守精。   寸田尺宅可理生,系子长留心安宁。   观志游神三奇灵,闲暇无事心太平。   以上阐述的是,道家炼功,应恬淡虚无,清心寡欲,故以保精节欲为首务,勿使其漏泄,则能炼精化气,炼 气化神,炼神还虚,而为长生之本。   再如《黄庭内景经·琼室章》云:   琼室之中八素集,泥丸夫人当中立,长谷玄乡绕郊邑,六龙散飞难分别。长生至慎房中急,何为死作令神 泣,忽之祸乡三灵灭。   但当吸气录子精,寸田尺宅可治生,若当决海百渎倾,叶去树枯失菁菁,气亡液漏非己形。   专闭御景乃长宁,保我泥丸三奇灵,恬澹闭视内自明,物物不干泰而平,悫矣匪事老复丁,思咏玉书入上 清。   以上几段文字的大意也是说,如要探求长生之道,最要注意不要纵欲,即所谓“长生至慎房中急”。如果忽 视这一点,许多病就会像“决海”一样泛滥,而且如“叶去树枯”,不是强健的原形了。因此,学道之人应该关 闭六门情欲,运用精气神于三田,使内境不出,外境不入,恬淡无为,闭景内视,则可身心清静,泰然平安。   以上这些内容,都被收入《道藏》,宋人张君房也把它收入《云芨七竿》之中。
中国古代的性科学,被称为房中术。从现代性科学的观点来看,房中术主要包含有关性的常识、性技巧、性 功能障碍治疗与受孕等方面,同时它又不局限于性,而是把性与气功、养生结合在一起,和追求长生不老或延年 益寿结合在一起。目前从史籍中看到的是,它最早出现于汉代,而且和道家关系极为密切。长期以来,房中术被 人们涂上一层神秘、玄虚的色彩,但实际上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中国古代的性学理论。   目前所见的关于房中术专著的可靠记载,最早可追溯到西汉初年。淳于意对汉文帝自述师承时,谈到其师阳 庆传给他的书中有“接阴阳禁书”,这无疑和房中术有关。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的竹简书《合阴阳》、《十问》、 《天下至道谈》与帛书《养生方》、《杂疗方》等,都属于房中术著作。武威医简中也有性功能障碍治疗的内 容,而这正是房中术的重要内容之一。由此看来,房中术的著作在汉代是不少的,上一节曾说到《汉书·艺文志 ·方技略》中载有“房中八家”,可惜这些著作今已全部佚失。   六、陶弘景的《养性延命录》   在这个时期,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人物是陶弘景,他是南朝齐、梁时的著名道教理论家、医药学家。他字通 明,号华阳隐居,谥贞白先生,是丹阳秣陵(今江苏南京)人,曾拜齐左卫殿中将军,入梁后隐居句容茅山,开 道教茅山宗,并遍历名山寻访仙药,漫游于山水间,朝廷屡召不至。这个人博学多艺,著作很多,有《真诰》、 《效验方》、《太清草木集要》、《太清玉石丹药要集》、《药总诀》、《肘后百一方》、《本草经集注》等。 特别是他所编集的《养性延命录》,搜集“上自农黄以来,下及魏晋之际”,“有益于养生及招损于后患,诸本 先皆记录”者,“略取要法,删频繁芜,类聚篇题,分为上下两卷”。上卷包括教诫、食诫、杂诫忌禳害析善三 篇;下卷包括服气疗病、导引按摩、御女损害三AE 。这本书保存了不少后来散佚的早期养生资料,而且不少资料 都和房中术有关。他的房中术理论是和以前的道家论述一脉相承的,而在某些方面阐述得更为具体,更为透彻, 其特点也是养生、气功和房中术相结合。   陶弘景在《养性延命录》中,把养生与性联系在一起,反复强调必须适度。他认为人体的强弱、寿命的长短 主要不在于“天”,而在于“人”,这是很有进步意义的。他说:“解者曰:夫形生愚智,天也;强弱寿夭,人 也。天道自然,人道自已。始而胎气充实,生而乳食有余,长而滋味不足,壮而声色有节者,强而寿;始而胎气 虚耗,生而乳食不足,长而滋味有余,壮而声色自放者,弱而夭。生长全足,加以导养,年未可量。”他又用这 个观点揭露一些时弊说:“今时之人,年始半百,动作皆衰者,时世异耶?将人之失耶?岐伯曰:‘上古之人, 其知道者,法则阴阳,和于术数,房中交换之法;饮食有节,起居有度,不妄动作,故能与神俱尽,终其天年, 寿过百岁。今时之人则不然,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好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 神,务快其心,游于阴阳,生治起居无节无度,故半百而衰也。”以上这些对性生活要有适当节制的观点,与现 代性科学是吻合的。   强调男女性交的重要,但是应该注意闭精守关。他说:   “采女问彭祖曰:‘人年六十,当闭精守一,为可尔否?’彭祖曰:‘不然。男不欲无女,无女则意动,意 动则神劳,神劳则损寿。若念真正无可思而大佳,然而万无一焉。有强郁闭之难持易失,使人漏精尿浊,以致鬼 交之病。”他又引“彭祖”的话说:“奸淫所以使人不寿者,非是鬼神所为也,直由用意俗猥,精动欲泄,务副 彼心,竭力无厌,不以相生,反以相害,或惊狂消渴,或癫痴恶疮,为失精之故。……凡男不可无女,女不可无 男,若孤独而思交接者,损人寿,生百病,鬼魅因之共交,失精而一当百。”“凡精少则病,精尽则死,不可不 忍,不可不慎。数交而时一泄,精气随长,不能使人虚损;若数交接则泻精,精不得长益,则行精尽矣。”他又 说:“凡养生要在于爱精。若能一月再施精,一岁二十四气施精,皆得寿百二十岁。若加药饵,则可长生。所患 人年少时不知道,知道亦不能信行,至老乃始知道,便以晚矣,病难养也。虽晚而能自保,犹得延年益寿;若少 壮而能行道者,仙可冀矣!”   从闭精锁关出发,在《养性延命录》里,陶弘景还提出了一些“御女术”,即性技巧的理论。他说:“阳道 垂弱欲以御女者,先摇动令其强迫,但徐徐接之;令得阴气,阴气推之,须臾自强,强而用之,务令迟疏。精动 而正,闲精缓息,瞑目偃卧,导引身体,更复可御他女。欲一动则辄易人,易人可长生。若御一女,阴气既微, 为益亦少。又阳道法火,阴道法水;水能制火,阴亦消阳;久用不止,阴气噏阳,阳则转损,所得不补所失。但 能御十二女子而复不泄者,令人老有美色;若御九十三女而不泄者,年万岁。”值得注意的是,先不论以上理论 科学与否,而强调御女多人,以阴补阳,明显地反映出男权社会中对待女子的态度,以及打上了当时的房中术为 统治阶级的淫乐与长生欲望服务的烙印。   在《养性延年录》中,还联系御女论提出的一些优生的理论。“若欲求子,令子长命、贤明富贵,取月宿日 施精大佳。天老曰:‘人生俱含五常,形法复同,而有尊卑贵贱者,皆由父母合八星阴阳。阴阳不得其时,中 也;不合宿或得其时,人中上也;不合宿,不得其时,则为凡夫矣。合宿交会者,非生子富贵,亦利己身。大吉 之兆,三日、五日、九日、二十日,此是王相生气日,交会各五倍,血气不伤,令人无病。仍以王相日,半夜 后,鸡鸣前,徐徐弄玉泉,饮玉浆,戏之若合用。春甲寅乙卯、夏丙午丁未、秋庚申辛酉、冬壬子癸亥与上件月 宿日合者尤益佳。若欲求子,待女人月经绝后一日、三日、五日,择中王相日,以气生时,夜半之后,乃施精, 有子皆男,必有寿贤明。其王相日谓春甲乙、夏丙丁、秋庚辛、冬壬癸。”   道家的房中术著作,除了上述那些可信度较高的古籍以外,还有许多至今流传于民间、精华与糟粕并存、真 伪莫辨的著作。例如,有关张三丰的就有《丹诀诗》十首、《采真机要》、《真机诗》十篇首等。张三丰是明朝 人,又名全一,号崑阳,又号张邋遢,辽阳懿州(今辽宁彰武西南)人,原籍江西龙虎山,为隐仙派气功的创始 人。据传他在67岁时受火龙真人大道,后隐居武当山。此人在一些流传民间的著作中宣传所谓“十二龙虎交弃 之法”,当属房中术无疑。民间还流传所谓道家《房中术十三图解秘》,这十三图是龙虎交媾图、洗心护命图、 玉液炼形图、安神祖窍图、法轮自转图、蛰藏采气图、采药归壶图、乾坤滋润图、天地交媾图、金丹人鼎图、阴 阳采补图、金丹飞升图、色空不二图。观其注解,内容都是气功和性技巧相结合。此外还有《房中术古龙虎歌 解》、《采阴阳浮黎鼻祖金华秘诀解》、《吕洞宾房中术秘诀歌》、《房中夫妻交媾十二段动功》、《房中男女 龙虎匹配三十三层天地解》等等,真是形形色色。这些资料,不知传自何世何人,但迄今流传面还较广。社会上 对此的看法,一般认为是左道旁门,甚至认为是黄色淫秽,不准许正式出版,也乏人认真研究。但是,这些内容 一代一代地流传下来,似乎还有一定的生命力。可以肯定,其中有一些荒诞不经甚至有害的内容,同时也很难认 为其中没有长期被人们忽略的科学道理。目前,气功已被大力提倡,人体特异功能已引起社会注意,性科学在不 断发展,对于以上这些流传民间的东西,人们是应该加以研究、整理、鉴别与扬弃的。

中国古代的性科学,被称为房中术。从现代性科学的观点来看,房中术主要包含有关性的常识、性技巧、性 功能障碍治疗与受孕等方面,同时它又不局限于性,而是把性与气功、养生结合在一起,和追求长生不老或延年 益寿结合在一起。目前从史籍中看到的是,它最早出现于汉代,而且和道家关系极为密切。长期以来,房中术被 人们涂上一层神秘、玄虚的色彩,但实际上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中国古代的性学理论。   目前所见的关于房中术专著的可靠记载,最早可追溯到西汉初年。淳于意对汉文帝自述师承时,谈到其师阳 庆传给他的书中有“接阴阳禁书”,这无疑和房中术有关。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的竹简书《合阴阳》、《十问》、 《天下至道谈》与帛书《养生方》、《杂疗方》等,都属于房中术著作。武威医简中也有性功能障碍治疗的内 容,而这正是房中术的重要内容之一。由此看来,房中术的著作在汉代是不少的,上一节曾说到《汉书·艺文志 ·方技略》中载有“房中八家”,可惜这些著作今已全部佚失。   七、褚澄的《褚氏遗书》   作者褚澄,字彦道,南北朝时河南阳翟(今河南禹县)人。他是宋武帝刘裕之甥,所交都是皇亲国戚,妻宋 文帝女庐江公主,先仕宋,后仕齐,一生富责。他精通医术,知名于时,著有《杂药方》十二卷,已佚。今世存 《褚氏遗书》一卷,共十篇:受形、本气、平脉、津润、分体、精血、除疾、审微、辨书、问子。其中受形、津 血、问子三篇与房事养生保健有关。   其中有关房事养生保健的主要观点是:   1.论述怎样媾精受形,胎分男女   男女之合,二情交和,阴血先至,阳精后冲,血开裹精,精入为骨,而男形成矣。阳精先入,阴血后参,精 开裹血,血实居本,而女形成矣。阳气聚面,故男子面重,溺死者必伏。阴气聚背,故女子背重,溺死者必仰。 走兽溺死者皆然。阴阳均至,非男、非女之身;精血散分,骈胎、品胎之兆。   褚氏认为阴血先至,阳精后冲,血开裹精而得男胎;阳精先入,阴血后参,精开裹血而得女胎;如果阴血阳 精气至,则成非男非女之阴阳人;若精血散分,可成双胞胎或三胞胎。这些说法和现代医学理论不同,但也值得 探讨。   2.论述父母的年龄、体质对子女的影响   父少母老,产女必羸;母壮父衰,生男必弱,古之良工必察乎此。受气偏瘁,与之补之,补羸女,先养血壮 气;补弱男,则壮气节色。羸女宜及时而嫁,弱男宜待壮而婚,此疾外所务之本,不可不察也。   以上都是一些有关遗传和优生的理论,有一定的科学性,而且十分重要。所以作者说:“此疾外所务之本, 不可不察也。”   3.认为过早地发生性交行为对后代不利   建平王妃姬等皆丽而无子,择良家女未笄者入御,又无子。问曰:“求男有道乎?”澄对之曰:“合男女必 当期年,男虽十六而精通,必三十而娶。女虽十四而天癸至,必二十而嫁。皆欲阴阳气完实而交合,则交而孕, 孕而育,育而为子,坚壮强寿。今未笄之女,天癸始至,已近男色,阴气早泄,未完而伤,未实而动,是以交而 不孕,孕而不育,育而子脆不寿,此王之所以无子也。然妇人有所产皆女者,有所产皆男者,大王诚能访求多男 妇人,谋置官府,有男之道也。”王曰:“善。”未再期生六男。夫老阳遇少阴,老阴遇少阳,亦有子道也。   以上这段论述十分著名,被后代医家经常转录、引用,这是古人关于结婚年龄的探讨,如果女子年龄太少, 不到十五岁,就想交合求孕,则不但不能受孕,还会损形。所以作者提出男子“必三十而娶”,女子“必二十而 嫁”,这是有科学道理的。   4.进一步论述性卫生的问题   精未通而御女以通其精,则五体有不满之处,异日有难状之疾。阴已痿而思色以降其精,其精不出,内败小 便,道涩而为淋。精已耗而复竭之,则大小便道牵疼,愈疼则愈欲大小便,愈便则愈疼。女人天癸既至,逾十年 无男子合则不调;未逾十年思男子合亦不调,则旧血不出,新血误行,或渍而入骨,或变而之肿,或虽合而无 子。合男子多则沥枯虚人,产乳众则血枯杀人。观其精血,思过半矣。   以上内容论述早婚(精未通而御女)会使身体发育不健全,将来会得想象不到的疾病;年老精竭仍要交合, 则会得淋病或便道疼痛。女子早婚也会得病,或不能生育,女子交合次数太多,生子太众,都会伤害身体,甚至 殒命。这些论述的主旨在于爱精惜血,是很符合养生保健之道的。
中国古代的性科学,被称为房中术。从现代性科学的观点来看,房中术主要包含有关性的常识、性技巧、性 功能障碍治疗与受孕等方面,同时它又不局限于性,而是把性与气功、养生结合在一起,和追求长生不老或延年 益寿结合在一起。目前从史籍中看到的是,它最早出现于汉代,而且和道家关系极为密切。长期以来,房中术被 人们涂上一层神秘、玄虚的色彩,但实际上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中国古代的性学理论。   目前所见的关于房中术专著的可靠记载,最早可追溯到西汉初年。淳于意对汉文帝自述师承时,谈到其师阳 庆传给他的书中有“接阴阳禁书”,这无疑和房中术有关。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的竹简书《合阴阳》、《十问》、 《天下至道谈》与帛书《养生方》、《杂疗方》等,都属于房中术著作。武威医简中也有性功能障碍治疗的内 容,而这正是房中术的重要内容之一。由此看来,房中术的著作在汉代是不少的,上一节曾说到《汉书·艺文志 ·方技略》中载有“房中八家”,可惜这些著作今已全部佚失。   八、道家房中术的基本思想   综上所述,道家十分讲求修炼,一是利用炼气,即以“吸取天地精华”的方法修炼,二是利用吸取女子阴精 的方法来修炼,而二者又有共通之处。例如后人称男女交合为“云雨”,“云雨”就是天和地的交合,是由风 (天)和云(地蒸发)的结合而出雨(第三种产物)。   道家的第一种修炼方法为现代气功之源,有不少科学道理,正统得多,健康得多;而第二种修炼方法则有些 走火入魔了。道家对性的修炼太强调男方的滋补、加强,而不顾及女方的利益和对后代的责任,这种完全视性交 为延长男子生命的手段,把女子作为性工具的观点是十分有害的。   他们相信从御女中吸取大量的阴精可以延长寿限,也可以返老还童,这种长生不老的万灵药就存在于“元 牝”中(“元牝”是处女第一次排出的爱液,即润滑液)。道家研究一种特别的性交方法或人工方法使处女的润 滑液从阴道中排出,而且用很多残忍的方法作试验,这套方法一直在汉代的男女修士及师父与女弟子之间进行, 这是荒谬而又不人道的。   同时,有些术士又利用女性的初经、男子的初精来炼丹,虽能一时博得王公贵族的信任,但终究由于太左道 旁门、荒诞不经而为有识之士所不齿,最后,“床第之学”在后代被视为“邪教”、“异端”,遭到许多人的反 对而渐趋衰落。顾实的《汉书艺文志讲疏》中就认为后来汉朝的“床第之学”的消失,主要是因为道家的衰微。 其实,“床第之学”强调阴阳和谐,和道家片面强调的“采阴补阳”并不是一回。

 

(http://www.yywsb.com)
编辑:阿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