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卫生网首页 频道: 豫西 郑州 豫北 开封 豫东 卧龙 濮阳 鹤壁 周口 驻马店 中医 食品 药监 心理 养生 女性 男性 育儿 两性
中医
疗法
五官科 中医妇科 中医儿科
肿瘤科 中医内科 疑难杂症
中医
保健
气功 药膳 按摩
针灸 刮痧 火罐
偏方
秘方
内科 妇科 儿科
外科 男科 皮肤科
肿瘤疾病 延年益寿
美容健身 保健滋养
中医需要健康地“活着”
来源:医药卫生网作者:医药卫生网 阅读:8714次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医药事业国情调研组执行组长陈其广有些无奈,他亲自邀请西南地区一位中医老专家出席中国社会科学院6月8日举办的民间中医行医用药管理问题研讨会,对方却坚持不来,理由是怕像倪海清一样被追究行医用药的法律责任。
    陈其广表示,有这种担心的人还有很多,按照“真正使用中医药、不入体制内编制也不以财政或行政组织资助为主要业务收入来源”的界定,民间中医人数应该在40万至50万之间。但其中可以凭中医药知识技能和临床实践经验行医为生、却没有合法行医资格的约为25万人,这其中一部分是原来的“赤脚医生”。
中医药大学也是西学为主
    “我认为中医现在生存得不健康,主要表现为中医严重西化,偏离甚至背离了中医药的原理;而体制外的部分表现为法规和管理体制上的弊病,很多人可以行医却连合法行医用药资格都难以获得。”陈其广说。
    这一意见得到了不少中医人士的赞同,北京平心堂中医门诊部主任张晓彤更是认为,当前中医西化是一条不归路,对中医发展很不利。
    张晓彤表示,中医药高等教育课程的西化已经非常严重,大学生从一年级就开始学解剖、生理学、病理学,这全都是西医的理念。学生学过西医之后再学中医,就容易先入为主地以西医的理论来套中医。而中医和西医二者是不能套用的,西医的理论基础是科学,中医的理论基础是文化。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辽宁老中医赞同张晓彤的说法:“西医的底子是生物、化学,中医的根源是五行、内经,两者各有独立适用的理论框架和医疗体系,可以互相借鉴经验,但理论上不能互相套用。”
    这一做法也得到国际经验的支持。据了解,西方国家称传统医学为补充医学,但对中西医分得很清。
    “现在中医药学的学生一开始要学的就是西医理论,如果除去写论文、求职和社会实践占用的时间,大学期间只有一年是学生真正用来学习中医药的时间,这能培养出合格的中医药人才吗?”陈其广问。
医师资格授予方式西化
    民间中医被部分人认为是中医发展的重要力量。但是,民间中医多遭遇从医资格的尴尬。
    《执业医师法》第九条规定可以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的条件为:(一)具有高等学校医学专业本科以上学历,在执业医师指导下,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试用期满一年的;(二)取得执业助理医师执业证书后,具有高等学校医学专科学历,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工作满两年的;具有中等专业学校医学专业学历,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工作满5年的。
    这种资格授予方式认为是完全的西式,绝大多数民间中医很难适应这种方式。
    “这个问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大部分民间中医没有进过正规的学校,国家出台的相关法规解决这个问题:一是有一技之长的人,经过当地主管部门的批准,在当地一定范围内行医;二是师承,高中毕业的有一定基础的,跟随副主任医师以上的中医学习3年,之后可以参加考试,担任助理中医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合作司司长沈志祥介绍。
    但这一政策的实施效果并未得到学术界和中医界的认可。“这个资格是‘乡村医生’的资格,只能在乡镇以下医疗机构从事医疗辅助性的工作,是个‘半拉子’资格”,陈其广觉得作用有限。张晓彤干脆认为按照这个复杂程序,不会有多少人取得资格。
    据公开资料显示,除甘肃省卫生厅刚刚于6月16日决定对全省民间中医组织开展资格准入考试之外,其他地区“尚无一地”真正予以落实。
    张晓彤甚至认为现行的医师资格考试无法检验医师真正的水平:“平心堂靠疗效鉴定和选择医师!没有疗效、没有患者的口碑,那就是‘合格’的骗子。”
医药分离制约中医
    张晓彤始终坚持中医中药必须挂钩:“医若废,药无存。”
    “同样是中药饮片,质量好的和质量差的用量是不一样的,野生的用量小就起效,而人工种植的用量就要加一倍甚至几倍。一些主要的中药我都必须亲眼看见、亲自尝过才能决定用量。”曾经学过西医的中医师赵建成对记者说。
    “但现在的法律制度要求中医中药分离,且中医不能自配成药。自古以来,丸、散、膏、丹和汤药同样使用,是中医治疗疾病比较全面的给药方法,现在只让开汤药。既然汤药是合法的,那么汤药原方配置成药为什么就不合法?”赵建成问。
    “中医的民营医院,包括中医医院、门诊部、诊所全国大概有4万多家,但是规模都很小,95%以上都是诊所,难以完成审批。而且中药是复方药,很多药材的相互作用很难解释清楚,比如石膏能清热,可是单独用石膏完全没有这个作用,它必须跟黄芪等很多药材一起才发挥出清热作用,这个化学成分怎么标注?”沈志祥说。
中医需要走出自己的路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董文勇认为,着眼于中医药事业自身的特殊性和专门性,在管理体制上,赋予中医药管理局更多的权力是有必要的。另外,筹备中的《基本医疗卫生法》应当把中医药规定进去,将其在国民健康事业中的地位、作用以及对中医药发展的保障以立法方式明确。“这应该是以国民健康为核心、尊重公民健康权的法律。尊重公民健康权,其中包括公民的就医选择权,进一步讲,应该尊重公民选择中医保健、治疗和康复服务。国家需要做的是促成这一权利的实现,保证有中医服务可供公民选择。”
    董文勇对记者说:“目前我国的卫生立法主要是卫生技术型立法,法律不能只规定操作层面的东西,应对基本理念、权利义务、价值取向等方面应该加以完善。一旦方向没有选择对,那么技术方面的立法做得越好,在实际效果方面就变得越差。如何为中医发展留出空间,离不开政府的保护和推动。但政府权力如何配置,向谁配置,应该重新思考。”
(据《法治周末》报道)

(http://www.yywsb.com)
编辑:彭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