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卫生网首页 频道: 豫西 郑州 豫北 开封 豫东 卧龙 濮阳 鹤壁 周口 驻马店 中医 食品 药监 心理 养生 女性 男性 育儿 两性
中医
疗法
五官科 中医妇科 中医儿科
肿瘤科 中医内科 疑难杂症
中医
保健
气功 药膳 按摩
针灸 刮痧 火罐
偏方
秘方
内科 妇科 儿科
外科 男科 皮肤科
肿瘤疾病 延年益寿
美容健身 保健滋养
解决中药材质量问题须形成合力(上篇)道地药材何处寻
来源:医药卫生网作者:医药卫生网 阅读:6672次

一方水土养一方中药材
    种植中药材讲究道地性,中药材不能离开它生长的地理环境。不法商人常用一些同名而产地不同的药物来以次充好,严重影响了道地药材的声誉和价值。
    10月,长白山满眼红叶,秋色正浓,笔者跟随第四次全国中药资源普查长白山管委会工作队进山。
    长白山管委会工作队队长郑春哲是个中药通。他说,近年来,野生中药资源越来越少,亟须大力保护并予以栽培繁殖。种植中药材讲究道地性,就像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样,中药不能离开它生长的地理环境。人参被称为“东北三宝”,但种到海南,就长得像萝卜一样粗,已经没有药用价值了。
    中药自古就有“道地性”之说。由于各地所处的生态、地理环境不同,药物本身的治疗作用也有着显著的差异。产于浙江的贝母叫浙贝母,长于清肺祛痰,适用于痰热蕴肺之咳嗽,而产于四川的川贝母,长于润肺止咳,治疗肺有燥热之咳嗽、虚劳咳嗽。同是黄连,四川产的所含有效物质比湖北产的高2.73%。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所副所长边宝林说,种植的中药材品种应符合本地气候、土壤条件。不同的药材品种,对气候、土壤有着不同的要求。地理、生态的许多因素,如纬度、海拔高度、地形和地貌,都影响到光照、气温、土壤和降水,对中药材的生长起着决定性作用。“道地药材”是指实践证明质量优、疗效好、地域性强的中药材。
    在中医处方笺上,药名前标有“川”“云”“广”等产地。这些原产地药物就是所谓的道地药材。如今,随着科技水平的不断提高,许多药物已经能够人工栽培。但是,变换了产地、环境之后,药材疗效是否也会发生改变?
    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市场专委会副秘书长周洵说,现在很多人说中医治病不灵,其实有一部分原因是中药材质量出了问题,如果违背种植规律,随意跨地区种植,加上缺乏种植经验,往往造成病虫害大量发生,产量低下,品质也会大打折扣。传承近两千年的道地药材不道地了。
    中国中医科学院副院长黄璐琦指出,由于道地药材数量有限,不法商人常用一些同名而产地不同的药物来以次充好,严重影响了道地药材的声誉和价值。
“边缘地带”的尴尬
    中药材介于农作物与药品之间,各个部门都在管,但成效不大,中药材质量很难保障。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北方种植的黄芪移种到长江沿岸,原先扎根向下的黄芪长成了鸡爪形。上世纪90年代,上海崇明岛移种丹参,长势良好,虽含有丹参素,却测不到丹参酮。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原副局长任德权说:“北药南移,南药北种,上世纪50年代开始的中药跨区域种植,是为了解决中药资源的短缺问题。中药材的种植像水稻和玉米一样,有其特定的生长区域,基因的表达与环境有关。从质量的角度来看,还是道地区域的好。”
    中药的产、供、销由1955年成立的国家药材公司管理。上世纪80年代药材公司体系解体,成千上万的药农直接对接市场。一方面,广大药家生产积极性释放;另一方面,中药材价格的波动,成为当地能否种植的依据,也成为是否采收的“时刻表”。药材种植分散于千家万户,由于没有固定的组织去协调生产计划,药农只能凭借某一品种某一时候在市场所表现出来的价格,去判断是否种植、种植多少。“要想富,就种药”,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各地盲目扩种和引种。正是这种畸形波动,影响了中药材种植分布,导致药材质量下降。
    五六年才能长成的杭白菊、三七,有的农民提前采;根茎类药材应该在花开前或花谢后采收,有的药农却在花期采收,结果上市后连专家都认不出来。有的农民看时价不好,就把药材留在地里继续生长,等着涨价,但像板蓝根、白芷、当归一类药,当年不收就开花抽薹,做药用的根就“发柴”(即严重木质化),没有用了。不按时节采摘,不按地域种植的中药材,跟烂木头没什么两样。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说,当前我国中药材种植管理较为混乱,虽然有人认为中药材性属于药物,国家药典有标准,但在日常经营中将其作为经济作物,对其性质界定不明确。中药材介于农作物与药品之间的边缘地带,各个部门都在管,但成效不大,中药材质量很难保障。
    在中药材栽培技术上,我国的研究比较薄弱,导致制定的规范化种植技术规程还不尽完善,限制了一些重大药材栽培障碍问题的解决。如人参、西洋参、三七、地黄的重茬问题始终没有很好解决;中药材需水、需肥特性研究缺乏,造成水、肥滥用,严重影响了药材的品质。
    据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所长陈士林介绍,我国栽培的近160种中药材基本上还停留在使用农家品种或混杂群体的阶段。培育并经过审定或鉴定出品种的中药材仅有枸杞、红花、地黄、柴胡、五味子、人参等20余种,绝大部分药材种子还没有质量标准。
    “与现代农业相比,中药农业至少落后30年。”任德权说,我国中药农业的科技水平还较低,不足以真正解决中药资源急剧萎缩的难题。现代农业技术中的优良品种选育及精细作业技术,对中药农业技术进步中的贡献微乎其微。
有认证却卖不上好价
    用的中药材原料价格越便宜,企业的利润就越高。少有企业愿意去多花钱买优质的中药材。
    “药材好,药才好。”如何才能保证中药材的质量?任德权认为出路在于推行GAP(中药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与成药质量要靠GMP的理念相通。好的中药材归根到底是生产出来的,靠的是种植全程的作业规范,由此保证药材质量。2002年,当时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现已更名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中药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试行)》,次年再推《中药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认证管理办法(试行)》。主管部门希望按照GAP生产,这是提升中药材产品质量的关键,也是后续产业——中成药品生产的前期保证。
    但是,作为国际通行的药用植物种植准则,GAP在中国却遭遇尴尬。山西省晋城市陵川县六泉乡是北京同仁堂的党参GAP种植基地。GAP认证通常有效期为5年。然而,这片700亩(1亩约合666.7平方米)的GAP基地,在2009年认证到期后,同仁堂并未再申请认证。当地人说:“认证过的东西,到市场上卖不上高价,企业没动力。”
    GAP给企业带来的高昂成本负担,几乎贯穿整个中药材种植流程。“假如遇到病虫害,别人用剧毒农药,可能花5块钱就把病虫灭了,但使用低残留农药可能要200块钱。”陵川县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介绍,企业难以承受GAP所带来的高成本压力。
    “GAP产品得不到市场的认可,根源在于使用优质饮片的成药卖不出好价。”任德权曾在内蒙古调研发现,国内药企收购的甘草是细而长的条草,而出口到香港或国外的甘草却是又粗又壮。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现“上海看病,香港抓药”的原因。
    以六味地黄丸为例,一般厂家是5元一盒,同仁堂却是15元。同仁堂药品价格在行业内偏高,只能以高价格来消化它的高成本。用的中药材价格越便宜,企业的利润就越高。很少有企业愿意去多花钱买优质的中药材,这就有点儿像劣币驱除良币一样,不区分药材优劣,不体现优质优价,让中药材的质量很难提高。
    任德权说,推进GAP是中药农业现代化之路,核心是“规范化促规模化,规模化保规范化”。GAP针对的不是一家一户的农民,而是企业法人,只有让中药从小农经济中解放出来,才能解决目前中药农业和中药工业严重脱节的问题。目前,GAP认证千亩以上的企业已有近百家,需要加强日常监管,在政策上给予配套支持,让优质优价落到实处。(据《人民日报》)

(http://www.yywsb.com)
编辑:彭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