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卫生网首页 频道: 豫西 郑州 豫北 开封 豫东 卧龙 濮阳 鹤壁 周口 驻马店 中医 食品 药监 心理 养生 女性 男性 育儿 两性
中医
疗法
五官科 中医妇科 中医儿科
肿瘤科 中医内科 疑难杂症
中医
保健
气功 药膳 按摩
针灸 刮痧 火罐
偏方
秘方
内科 妇科 儿科
外科 男科 皮肤科
肿瘤疾病 延年益寿
美容健身 保健滋养
中医发展需要批判精神
来源:河南省医学科学普及学会作者:医药卫生网 阅读:6791次

□何清湖 孙相如
    批判是独立精神和自我意识的一种体现。当一个学科内部批判的声音逐渐细若蚊蝇,也就意味着这个学科的大部分人逐渐地人云亦云、逐渐地失去自我,学科也会陷入固步自封的境地并最终独自凋零。
古中医不同时代的批判精神
    笔者认为,古时中医学盛极一时的景象与先贤“富裕”的批判精神是密切相关的。以耳熟能详的医林典故为例:扁鹊有著名的“六不治”(骄恣不论于理,一不治也;然后轻身重财,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适,三不治也;阴阳并,藏气不定,四不治也;形羸不能服药,五不治也;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说的是扁鹊为医的原则,却也是对时下医患之弊象作出的批判和抗争,最终形成了健康积极的中医医疗原则。再看医圣张仲景:其作《伤寒杂病论》所形成的与临床实践更为贴切符合的辨证论治,是一次自《黄帝内经》之后重大的革新,用行动印证了他在序言中对于“各承家技,终始顺旧”的批判。到医之门户盛放林立的金元时期:因为北宋据《伤寒杂病论》而提出了标准用方,造成了时下方医的滥用温燥,而金元四大家用多元而有效的处药模式对时弊进行了有力的批判,让中医学的“理、法、方、药”发展到了巅峰,并为后来的明清医家的再次突破打下了基础。其后,李时珍有感于前人药物著作之谬误甚众而著《本草纲目》,成本草博物之大成;吴有性感叹“守古法而不合今病”而著《温疫论》,开温病学派之先河……他们每一个人都在中医学的历史上留下了重彩之笔,每一个人都怀揣着一套行之有效却卓尔不群的精彩医理,而在这些金光灿灿的不同名字背后,笔者看到的是一种相同的精神——批判精神,可以说,中医学古时候的批判精神带来了中医学学科发展之盛景。
反思新中医时代的批判匮乏
    反观如今的中医学科,批判精神好像离我们新时代的中医人渐行渐远。中医学的发展、研究和创新的确在遭受诸多批判,但令人讶异的是当这些不同的声音来自于不懂中医的普通百姓乃至物理学家、生物学家、哲学家时,懂中医、学中医、用中医的中医人却或者缄默不语、或者一致对外,而很少接纳并反思外来的批判,更是极少发出自己的批判声音。
    批判不仅是一种质疑的能力,亦是独立精神和自我意识的一种体现。当越来越多的中医人桎梏于权威、拘泥于教条的时候,当有专家宣传“中医必须进行现代化研究”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中医人会放下经典拿起试管开始在实验室日夜奋战;当又有专家疾呼“绝不能用循证医学禁锢中医特色”的时候,医学科研的学习研究道路上将罕见人迹;当有专家称“中医必须量化标准”的时候,实习医院的检验科里将人满为患;而当有专家说“中医重在经验传承”的时候,名老中医的诊室里又会堆满了根基不稳的中医医师;当有学术权威开始弱化中医中药的重要性时,失去自我意识的中医人会主动地缴械投降;而当有学界泰斗高呼“中医万岁”的口号之时,又会有无数失去独立精神的学子一同振臂高呼。
中医人面对批判应有的态度
    包容,是笔者认为中医人面对批判应该有的首要态度。正如前文所说,近些年来,外界对于中医学科发展中种种问题的批判之声不绝于耳,往往中医学者要么置之不理,要么就暴跳如雷。这些态度在笔者看来都是不正常的。《内经》有云:“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正是因为我们这个学科有着种种问题、有着种种缺点,才会引来诸多批判。现实生活中,中医这个学科并不像我们中的一部分人想象得那样完美——比如:我们理论中许多概念的释义尚模棱两可、难以定夺,我们对于病名、病证的诠释不够准确全面,许多针药带来的偶然奇效并不是那么有说服力等等,都已然留人以口实而备受攻击。当面对种种批判的时候,中医人不应该持有敌视或者漠然的态度,更不能用我们中医人自己才能听得懂的语言呵斥外界的质疑,包容、谦逊并悉心修正完善才是让一切外来批判息声的最好方式。而从另一方面来讲,中医人也不能总是受外界批判的左右。作为一名真正的中医人,我们应当自觉地树立批判意识,用批判的视角自我审查、自我纠正,就不会总像过去的岁月那样被一个又一个“废止中医”的声音袭击时还猝不及防。(作者供职于湖南中医药大学)(http://www.yywsb.com)
编辑:彭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