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卫生网首页 频道: 豫西 郑州 豫北 开封 豫东 卧龙 濮阳 鹤壁 周口 驻马店 中医 食品 药监 心理 养生 女性 男性 育儿 两性
中医
疗法
五官科 中医妇科 中医儿科
肿瘤科 中医内科 疑难杂症
中医
保健
气功 药膳 按摩
针灸 刮痧 火罐
偏方
秘方
内科 妇科 儿科
外科 男科 皮肤科
肿瘤疾病 延年益寿
美容健身 保健滋养
误治的教训
来源:大易网作者:大易网 阅读:5810次
 
□陈 明
    张仲景的《伤寒论》不仅传授给我们古代先贤高超的诊疗技术,还告诉我们许多在临证时容易犯的错误。《伤寒论》中有证有方的核心内容共398条,其中谈到误治的就有130多条。所谓误治,就是医生用了不正确的治疗方法或药物,给患者带来痛苦,甚至危及患者的生命。误治的教训比治疗的经验更能启迪一个人的悟性。误治的原因,通常有以下几种:
辨证不明
    我刚大学毕业的时候,有一位亲友找我看病。我看他有胸中憋闷、气短、嗳气的症状,马上想起了《金匮要略》里的栝楼薤白半夏汤,就给他开了3剂,方中栝楼我用了30克。两天后,有人对我说:“你给人家开的什么方啊,他喝完后拉肚子拉得厉害,现在在医院打吊针呢!”我听后非常难过,就仔细地想了想,这个患者所表现的胸闷憋气可能是个虚证,心脏的阳气不足,心失于温煦,也会表现出胸闷、憋气的症状。患者应当用温心阳的药物,像张仲景的桂枝甘草汤、桂枝芍药汤等。而栝楼薤白半夏汤是用于治疗痰浊闭塞胸阳的,虽然这个患者也有胸阳不振的病机,但就这个方子而言,是宽胸化痰的;况且栝楼有泻下的作用,使用不当会造成腹泻。吃一堑,长一智,后来再诊治胸闷一类的疾病时,我都会特别留意,辨证论治,取得很好的疗效。
不按中医理论辨证
    我们要开中药,必须按照中医的理论来进行配伍,对于现代仪器检查出来的结果,我们可作为参考。我们应该明白的是,两者之间并非等同。中医切不可一见有病毒,就用清热解毒类药物;一看到有炎症,就用清热泻火类药物。病毒类疾病、细菌性疾病也有属寒性的,我们一定要辨证论治,切不可武断地认为是热毒作祟而妄用苦寒药,否则,轻则伤脾阳,重则伤肾阳,甚至祸不旋踵。
    中医无论诊治什么病,都要认真进行中医辨证,不要受病毒、细菌概念的影响。同时,我深刻地体会到,肝病非常容易影响脾,张仲景所讲的“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于临证实践意义重大。
药物配伍不柔和
    我曾遇到一个“上火”的女孩儿。她的那个“火”可以说非常大:整个嘴巴都烂了,咽喉疼痛,心烦失眠,耳内有鸣响,小便黄赤。我当即给她开了大剂量的清热泻火药。第二天她来找我,我问她怎么了,她却说不出话来。原来,她昨晚喝完一剂药后,第二天早晨起来声音嘶哑,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什么原因呢?我想了想,可能是药物过于寒凉的缘故。大热之证,陡然用大寒之药,寒热相激,导致金破不鸣,声音嘶哑。这就像一个烧红的铁锅,突然被倒入凉水,铁锅必烂无疑。这是一个教训。医生开方子,药物配伍一定要柔和,特别是治疗大寒、大热的病症,更应当注意刚中带柔,或于热药中反佐一点儿寒凉的药,或于寒药中反佐一点儿温热的药,以免寒热相激,使矛盾激化,节外生枝。
药量比例失调
    我看过一则医案:一个人患了腹胀,医生让其服用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患者服用汤药后腹胀依然,就请老中医陈慎吾老师诊治。陈老师认为处方恰当,但剂量不对。原方不变,只将厚朴的用量由原来的9克增至18克,党参、炙甘草的用量由原来的9克减至3克。患者服用后腹胀立消。陈老师增厚朴之量在于消除胀满,减党参、甘草之量是恐其助满碍中,患者服药后霍然而愈。
(http://www.yywsb.com)
编辑:彭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