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卫生网首页 频道: 豫西 郑州 豫北 开封 豫东 卧龙 濮阳 鹤壁 周口 驻马店 中医 食品 药监 心理 养生 女性 男性 育儿 两性
中医
疗法
五官科 中医妇科 中医儿科
肿瘤科 中医内科 疑难杂症
中医
保健
气功 药膳 按摩
针灸 刮痧 火罐
偏方
秘方
内科 妇科 儿科
外科 男科 皮肤科
肿瘤疾病 延年益寿
美容健身 保健滋养
陆广莘:研究发展中医须保持其独立性(四)
来源:0作者:0 阅读:11738次
(上接5月6日本版)
用物质科学研究生命出现危机
  药理学,直接打击敌人的方法,禁不起时间的考验。从20世纪30年代磺胺被发现以来,人类不断发现并生产了大量的抗生素。这些抗生素以其显著的对抗传染病病因的效果,在医学舞台上辉煌了一段时间。但很快,细菌、病毒就对这些抗生素产生了耐药性,大量抗生素被淘汰。医学界又不断研究出新的抗生素,以对付这些耐药的细菌、病毒。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细菌、病毒的变异比研制新药的速度还要快。这就造成了大量药物不断被淘汰的现象,迫使医学不断研究新的药物。有些药物花费近10亿美元(约62亿元人民币)、经历10年的时间被研究出来,应用一段时间后,很快就被淘汰了。这就造成了医疗费用的上涨。同时,针对病因的治疗还加速病原体的变异而制造了新的病原体。如疟疾原来用奎宁治疗效果很好,但很快就出现了耐奎宁的疟原虫。医学界又研究出青蒿素来对抗耐奎宁的疟原虫,效果很好,但现在又出现了耐青蒿素的疟原虫。这种耐青蒿素的疟原虫就是针对病因的治疗制造出来的新的病原体。此外,即使病原体对抗生素敏感,也不一定能治好疾病。如艾滋病患者最后都死于细菌的感染,而所感染的细菌都是常在菌群。
  种种现象表明,针对病因的治疗出现了危机。西医几十年来也发现,用物质科学研究生命是个误区。我们现在接受的教育都是物质科学的教育,是唯物论的知识论。
中医“能治好病”的根本原因
  1953年,我看了当时的苏联科学家达维多夫斯基的《传染病病理学》,他说:“传染病病理学的发展,不在于去发现更多的病原体,而是就已知的、甚至更少的病原体,生命有机体对它的典型性反应。”这句话非常高明,强调机体、生命。后来因出现了环境污染性疾病,日本和田攻《公害引起的疾病》这样定义疾病:“疾病是对环境变化这个刺激所产生的反应和适应的过程”。这样的表述进入了生命的层次。
  20年前,美国邀请我去讲学,拟定的题目是“人的自我痊愈能力”。美国为什么会出这个题目?在美国,以中医学为代表的传统医学被称为补充和替代医学(以下简称CAM)。有关CAM的正规研究,1992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成立CAM办公室,并且在著名大学成立了CAM研究中心,从CAM学院到CAM博士后制度的建立,足见各界对中医的重视程度。尤其值得关注的是,2000年3月17日,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颁布第1314号总统令,成立白宫CAM政策委员会,于2002年3月完成了最终报告,肯定了CAM在治疗慢性病、重大疾病及降低毒副作用方面的作用。
  美国意识到自己的医学不够用,要汲取他人的经验。此外,很多中国的西医在美国开业当中医。据报道,美国人中有42%的人使用过CAM,其就诊数和花费甚至比自费请西医诊治还多。
  因此,我到美国后,让他们回顾一下1908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一位德国医学家、细菌学家、免疫学家,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实验。有一种叫锥虫红的染料,实验证明锥虫红可以杀灭锥虫。而在感染锥虫病的动物身上,只需试管剂量的1/6即可治愈。于是,他提出一个著名的命题:其余5/6的差额从哪里来?这就是生命和试管实验作用不一样的地方。
   药物在生命体上的作用与在非生命体上的作用是不同的,在生命体上仅仅1/6的量就有效了。生命的能力占5/6,而手段仅仅是1/6。世界卫生组织说,“人类健康长寿的影响因素中,现代医疗仅占8%”,约为1/6的一半。
  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鲁之俊,曾任西南军区卫生部副部长。在解放大西南的时候,战士们得了疟疾,由于没有奎宁,就用针灸进行治疗。后来,南京中医药大学邱茂亮教授做了两个实验:针刺治疗疟疾、痢疾。
  针刺能杀灭疟原虫、痢疾杆菌吗?不能,但是病却好了。这就是中医“不认识病,能治好病”的根本原因。所有的药物,都作用于机体、作用于生命,生命有自愈能力。比如人参,《英国大百科全书》曾有这样的论述,“人参是完全无用的植物,其作用是心理性和虚构的;因为所有报道都未提及它能实际治疗某种疾病”。这么说的意思是没有对照实验等。然而,英国《新科学家》载文指出:“中医把人参看成药中之王,之所以重要,因为中医药更注重于保持内环境稳定以抵抗疾病,胜于直接治疗疾病。”这句话就是中医学“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之意。“正气存内”的自我稳定,“邪不可干”的生态平衡,不要求“邪”的彻底消灭。
  整个宇宙其实就是两个世界:物质世界和生命世界。中国的学问是“天地之大德曰生”,天地之间最伟大的就是“生”。医生,医的是“生”;医学,学的是“生”;医药,为的是“生”。马克思曾指出:“几千年来,医药是和全人类最崇高美好的指标相结合的。”医药,是为全人类最崇高美好的指标——生命健康服务的。中医学是为生命服务的。秦越人敢于说这样的话:“越人非能生死人也,此自当生者,越人能使之起耳”。因此,“努力发掘”是请教生命,“加以提高”是为了生命。
(据《中国中医药报》)(http://www.yywsb.com)
编辑:彭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