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
疗法
五官科 中医妇科 中医儿科
肿瘤科 中医内科 疑难杂症
中医
保健
气功 药膳 按摩
针灸 刮痧 火罐
偏方
秘方
内科 妇科 儿科
外科 男科 皮肤科
肿瘤疾病 延年益寿
美容健身 保健滋养
共谋大中医战略 走上大发展轨道
来源:大易网作者:大易网 阅读:96824次
□孙光荣
    改革,既是革故鼎新的谋略与措施,又是促进发展的不竭动力。如何完善中医药事业发展政策和机制?笔者认为,必须以改革的精神来填空补缺、兴利除弊。作为一个老中医,笔者提出以下建议,谨供大家参考。
    调整国家卫生工作方针
    根据我国医药卫生的历史背景、现实需求、未来发展,为了体现医药卫生的中国特色,为了人民健康,为了国家医药事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建议国家卫生工作方针调整为“三并重、三优先”:预防与医疗并重,预防优先;农村与城市并重,农村优先;中医与西医并重,中医优先。
    制定大中医战略,促进发展中医药成为国家战略
    中医药学是中华民族原创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医药学,中医药学的本源就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医药学的核心价值应当是“以人为本,效法自然,燮理中和,济世活人”,中医药最直接的用途是医疗保健,建议组织制订、提交大中医战略,并将其纳入国家战略。
    如何“将中医药发展纳入国家战略”?首先必须有法律、体制、资金的保障。建议在现阶段紧紧抓住3个重点:第一,完成《中医药法》立法;第二,统一、完善中医药管理体制,各省(直辖市、自治区)直至县(市),设立财政单列的中医药管理局,解决长期以来“高位截瘫、底盘松软、计划打折、执行拐弯”的问题;第三,将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专项经费列入国家财政预算重点。
    确立发展中医药事业的跨部委决策常态化机制
    鉴于中医药事业发展涉及文化、卫生、计生、教育、科技、农业、林业、工业、商业、药品食品监管等多部门,非国家卫生计生委以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决策和实施即可“完善中医药事业发展政策和机制”,即可实现其规划或计划。为了避免“多龙治水”、政出多门、相互掣肘,建议在国务院领导下,成立“国家中医药事业发展领导小组”,为便于协调具体工作,可将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立发展中医药事业的跨部委决策常态化机制。
    将建设中医药全民服务网络作为医改重点
    医改,归根结底是解决“三医”问题:医生、医院、医业。
    目前,中医药服务是“上盛下虚”,三级甲等中医医院集中于大中城市,名老中医亦集中于大中城市,基层群众恰恰未能享受到真正的、充分的中医药服务。同时,治疗性用药的中医处方尚未全面纳入医保。建议将建设以三级甲等(省市)、二级甲等(县市)中医医院为辐射中心的三级中医全民服务网络作为医改重点,并制订相关标准、列出药材药品目录,将治疗性用药的中医处方全面纳入医保。与此同时,制定中医医疗机构、中医执业人员实际运用中医药临床的考核量化指标,根据考核结果给予单位、个人政策性中医临床执业补贴。
    严格遴选、建设中药材种植、采集、炮制、仓储、营销基地
    中药材的种植、采集、炮制、仓储、营销,直接关系到中医医疗保健质量。中医历来讲究“道地药材”“遵古炮制”。目前,由于多种原因导致假冒伪劣中药材屡禁不止,严重影响中医临床疗效和人民健康。建议明确执法部门、制订管控标准,一方面严厉打击制造、贩卖假冒伪劣中药材的违法行为,一方面加强中药材种植、采集、炮制、仓储、营销基地建设,制订规范、实地考察、公正评估、凭证经管。
    建立中医药独立学术评价体系
    中医药学与西医药学是两个不同的医药学体系。西医药学基于还原论而发展,其诊疗主要采用对抗式思维,着重于寻求致病因子及其病变定位,采用对抗式的治疗方法,定点清除细菌或病毒而治愈疾病;中医药学基于整体论而发展,所探讨的致病外因风、寒、暑、湿、燥、火,内因喜、怒、忧、思、悲、恐、惊等,迄今全世界亦未能发明检测仪器、标准、方法,故其诊疗是采用包容式思维,着重于寻求致病因素及其正气与邪气的消长定位,采用包容式的治疗方法,固护正气、抑制并清除邪气而恢复整体健康。因此,临床研究、基础研究、药物研究等,都不应“以西套中”,更不可要求以“与国际接轨”(中医起源于中国,应该是国际与我国接轨)的名义“削中医之足适现代医学之履”,否则,中医药的传统必将日益弱化。
    建议由中华中医药学会牵头成立“全国中医药学术评价委员会”,制定和确立独立的、具有中医药学术特点的、体现中医药特色的中医药学术评价体系。各省、市成立相应组织,开展中医药医疗、保健、中药、科研、教育等的学术质量评估。
    建立名医培养与遴选的常态化机制
    任何事业发展的关键在人才的培养、遴选与使用,而名医是形象、是标杆、是榜样、是力量。培养和遴选名医是振兴中医药事业的关键。
    由于中医人才培养历来有“七重”:重经典、重师承、重临床、重勤求、重博采、重流派、重悟性。因此,中医成才有理论→临床→师承→临床的自身规律。经过数十年的探索,我国目前在中医入职后,采用继续教育、师承教育、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研修等3种主要方式培养名医。
    根据中医人才成才规律,建议确立中医入职后必须经历师承、优才研修的名医培养的常态化机制,建立“国医大师”“国家级名老中医”“国家级中青年名中医”“省市名老中医”4级名医遴选的常态化机制。
    改革中医药高等院校课程设置与教材,并搜集整理经验方
    建议改革中医药高等院校课程设置,增加中医药专业课程比例,逐步重编教材,增加四大中医药经典和四小中医药经典的教学内容以及当代名老中医学术经验及其典型医案。
    另一方面,要保护、利用名医学术经验资源,建议开展全国名中医验方和民间验方的整理研究,以期增加、丰富中医药教育、科研的优势资源。
    大力开展境外、国际的中医药合作交流,建立合作交流基地,设立传统医药学大奖
    中医药走向世界,既是传统医药学学术发展的需要,也是提高国家竞争软实力的需要。
    建议在北京、澳门、香港、广州、上海、长春、哈尔滨、乌鲁木齐、拉萨、昆明等地逐步建立中医药(含少数民族医药)对外合作交流基地,以“国际中医药名家研修院”等形式的高级师承与研修教育为中心(外籍中医拜中国名医为师),附设医院、药厂,再选择其中最佳基地,以租赁方式开辟“世界医林”(引进各个国家和地区具有特色疗法的传统医疗机构)及“环球药业”(引进各个国家和地区具有特色的传统药品、药材),从而逐步形成世界传统医药学合作交流的核心区。
    建议设立国际传统医药学大奖。
    从国家统一大业和中医药发展战略出发,大力开展海峡两岸的中医药合作与交流
    在当前的环境、条件下,建议从以下8个方面进一步开展两岸的合作交流:一是创建两岸中医药合作交流的常设平台;二是拓展优秀中医临床人才研修项目;三是开展海峡两岸中医药文化科普巡讲;四是开创海峡两岸中医药专家诊疗巡回服务;五是联合开展中医药科学研究;六是联合保护和挖掘中医药传统知识技术;七是参与两岸重大中医药学术活动;八是创建海峡两岸中医药发展论坛。
    通过上述努力,一定能生发两岸中医药共同发展的活力,一定能有效推动两岸中医药事业学术的相携进步,一定能有力推动两岸中医药事业的共同发展。
(作者供职于北京中医药大学)(http://www.yywsb.com)
编辑:彭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