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
疗法
五官科 中医妇科 中医儿科
肿瘤科 中医内科 疑难杂症
中医
保健
气功 药膳 按摩
针灸 刮痧 火罐
偏方
秘方
内科 妇科 儿科
外科 男科 皮肤科
肿瘤疾病 延年益寿
美容健身 保健滋养
证治经验
2011/3/22 19:14:02 来源:医药卫生网作者:医药卫生网 阅读:5616次

证治经验

 

一、月经病

陈氏治疗月经病,特别注重“调”字。认为先期、后期、先后无定期、过多、过少或闭经等,均因冲任失调所致,治疗时,对热者清而调之,寒者温而调之,瘀者行而调之,主张多用和营养血,疏调气机,以冀使肝脏功能正常,冲任得以通盛,临床上常以八制香附丸(香附、当归、熟地、白芍、川芎、红花、川黄连、半夏、秦艽、丹皮、青皮等)为主方,随证加减之。此外,陈氏又强调,当行经时宜情绪舒畅,劳逸结合,避冒雨涉水,勿食生冷酸收及辛辣之物;医者切忌过用g伐之品。

月经先期 先期固以血热者居多,但又因冲海有热,及肝胆气火内盛所致者亦不少,故治疗上有清热调经和养营平肝正经之别。陈氏用生地、黄柏、丹皮、秦艽、青蒿梗以养营清热;用柴胡、山栀、白芍、香附等以平肝正经,然先期往往与月经过多并见,因而常加用墨旱莲、炒荆芥、乌贼骨等调经止血。

月经后期 本病常与量少并见,或常为闭经之前驱病症。除因气营两虚、冲海虚弱所致者外,亦有因气滞所致的夹实症。陈氏用调气和营法,以四物汤加鸡血藤、丹参等养血和营调经,并参以香附、陈皮等调气。对于奇经失利,冲海虚弱者,用温养肝肾之法以治其本,防其日久迁延成血枯之症。

月经先后无定期 月经周期紊乱,无一定规律,属经行失调的一种。一般由于脾阴不足、肝郁有余、气机逆乱所致。陈氏常用加味逍遥散以养营和血、舒肝解郁。

崩漏 盖有因劳顿有热,迫血妄行;有因气虚冲任束固无权;有因心、肝、脾三脏约束无权;更有年老奇经失调所致。陈氏常以“黑蒲黄散”(炒黑蒲黄、炒黑棕皮、川芎、丹皮、香附、白芍、阿胶、当归、地榆炭、熟地、荆芥、血余炭等)为主方,根据寒、热、虚、实随症加减。热者以养营清热固经,加用丹皮、知母、黄芩、黄柏、连翘等味;气虚者治以健脾益气,固摄冲任,常以党参、黄芪、白术为主;对于年老经水复行者,以魏玉璜不补补之法(熟地、甘枸杞、白芍、枣仁、黄连)治之。

闭经 闭经总属不足,但亦有夹实之证。陈氏将经闭分为四种证型:(1)由于痰浊阻塞,气机行失宣所致。治疗上以蠲化痰浊,调气和络,经用二陈汤、竹沥达痰丸等以化痰,再用丹参、益母草、当归、白芍或四物汤以养血。(2)气血两虚,冲海亏损。治宜益气养血调经,以八珍汤加阿胶、鸡血藤等养血,兼用香附、木香等理气,并以牛膝引经血下行。(3)因心气不能达于肾而致。常治以交通心肾,善用柏子仁合泽兰汤为主方。(4)由于奇经失利所致。治以调补八脉,药用鹿角、巴戟、益智仁、紫石英等,再兼用理气之品。此种证型,常见于闭经日久或青春发育欠佳者。临床上对病因病情错综复杂的患者,陈氏常以香草汤(香附子、益母草、鸡血藤、当归、泽兰叶、川芎、柏子仁、赤砂糖。有养血、活血、行气、化滞的作用)为主方随证加减。如见体质坚而兼有腹痞、腹痛拒按者,可以本方加牛膝、莪术、红花等行血化瘀。

痛经 陈氏曰:痛经一病,乃因经血运行不畅所致。经血运行不畅者又因气滞、瘀阻,或营亏气虚、运行乏力引起。治疗应以理气、养营、活血、温通为治则,根据不同证型,施治有所侧重。对气滞不调,冲任失和者,治以调气和络而调冲任,药用香附、延胡、木香等理气,当归、丹参、泽兰、月季花以活血,桂枝、艾叶、吴茱萸温通,白芍柔肝缓急止痛。对营虚气滞者,以养营调气,重用黄芪、当归益气养血。对由血虚所致的虚痛者,以调补为主,用黄芪建中汤养营温补以止痛。

经前期紧张症 是指经前或经行时所出现的一系列症状,常见的如性情改变,烦躁易怒,头晕头痛,心悸失寐等。陈氏辨证属心肝两经之病,一是因营血不足,肝阳上越,治以养营平肝;二是因心血不足,心用有余,治以养心脾,安神定志,如见挟痰浊者,以兼化痰浊。

经前乳胀 本病为经前紧张症的一种表现,以乳胀为其主症,故作为单独一个病来辨证论治。陈氏认为本病主要因肝气有余,胃失和降所致。因乳头属肝,故以疏肝理气为治;又因乳房属胃,故参以白芷、瓜蒌等阳阴经药,以加强疗效。常用荔枝核、橘核、山楂核、青皮等疏肝理气;穿山甲、王不留行、路路通、甘草节以通络。偏热者用连翘壳、蒲公英等。对此类患者,陈氏又喜用济生橘核丸常服,而取得更好的疗效。

经行泄泻 陈氏认为本病是由于脾失健运、冲海衰弱或肝脾失协所致,故采用温肾健脾或理气和中。

 

二、带下病

湿浊下注,带脉失司则成带下。如脾失健运,湿聚下注带脉成白带,质稀;湿蕴成热则黄带,质稠粘,且有秽味;带下色赤者,常见肝肾两亏,奇经失利所致。陈氏常用黄柏、黄芩、丹皮等清热,赤苓、车前子、泽泻、萆xie以利湿,椿根皮、乌贼骨、莲须、鸡冠花以固摄止带。根据湿热之轻重,清热与化湿药则有所侧重。对肝肾两亏、奇经失利者,以养肝肾,和脾胃,兼固摄,常用熟地、山茱萸肉、枸杞子等补肝肾外,往往配合旱莲草、牡蛎、阿胶、藕节等止血固摄之品。

 

三、妊娠病

恶阻 妊娠后,每见恶心呕吐,思食酸味,困倦欲卧。陈氏认为,此际乃因血聚养胎,肝阴不足而横逆克土,土随肝急则火动而上逆所致。常用白芍以柔肝,菊花以平肝阳,又善用左金丸辛开苔降,和胃止呕。此时宜轻淡酸味之属,忌厚味滋腻之品。在服药方法上,宜少量多次服,必要时在服药前用鲜生姜片擦舌,以防呕吐。

胎漏 陈氏认为,妊娠胎漏与妊娠下血应予区别。妊娠后每下血似月信者,名曰妊娠下血,又名“激经”,或称“垢胎”。此为孕妇血盛气衰,或为营分伤风所致。妊娠后经血不时而下者,名曰妊娠胎漏,此乃因冲任两经气虚,肾脉无力系胎所致。故安胎以补肾为主,但胎儿之生长发育,又赖母体营血之充沛,所以往往脾肾胃同治之,常用陈修园之“所以载丸”(党参、白术、杜仲、桑寄生、糯米、红枣)为主方,并随症加减。对习惯性流产患者,除药物治疗外,并嘱患者每服用桂圆红枣糯米粥,以药疗与食疗共补之,且注意妊娠期摄生,切忌房事。对于安胎药苎麻根及南瓜蒂的应用亦有区别:若孕妇兼有便秘者用南瓜蒂,大便通顺者苎麻根。

胎萎不长 胎萎不长者,多因孕妇有宿疾,脏腑虚弱,气血不足,又加将息失宜,不善调摄;或伤损胎气,致使胎儿生长缓慢。法当益气养血,补益肝肾;祛其宿疾,随症治之。

子肿 古人对妊娠期身体四肢肿胀,按程度表现不同而为子肿、子满、子气、皱脚、脆脚等。均可从肺、脾、肾三脏论治。

子烦 妊娠以后,出现心悸胆怯,烦闷不安者名曰子烦。大凡由于素体阴虚火旺所致,或由痰湿阻滞,或由肝郁气滞。施治者当以辨证。

 

四、产后病

由于产时的创伤与出血,以致元气耗损,抵抗力薄弱,加之将息失宜,调摄失当,易致产后诸疾。陈氏对产后病的诊治,主要根据《金匮》中提出的三审:先审小腹痛与不痛,以辨恶露有无停滞;二审大便通与不通,以验津液之盛衰;三审乳汁行与不行,饮食之多少,以察胃气之强弱。根据产后多虚多瘀的特点,随时照顾气血。陈氏在选方用药上采取产后宜温,补虚不忘化瘀,但补虚不致滞邪,化瘀不宜过于耗散气血,消导必兼扶脾,清热不宜过于苦寒,解表不宜过于发汗,攻邪不致伤正的原则进行辨证施治,先用生化汤加减治疗产后诸疾。且以此方作为产后无病则防,有病则治的常规用方。

产后恶露不绝 陈氏将之分为虚实两种,虚者因耗气伤血太过。又加劳顿而致气营两亏,冲任束固无权,治宜益气固本。用两仪膏加味,药用党参、黄芪、熟地、阿胶、艾叶、炮姜等;实者因肝气抑郁,气滞则血瘀,瘀血不去,新血不得归经所致,治宜祛瘀生新,以生化汤加味,药用当归、川芎、炮姜、益母草、炒荆芥、山楂、香附炭等。

产后乳房胀痛结块 一般多见于乳痈之初期,乳房属阳明,乳头属厥阴。多因肝郁气滞,气血不畅,络道不利;或为乳头凹陷,乳汁壅塞不畅;或为乳头吸吮不力,乳汁积滞;或因乳头破碎,邪毒入侵所致。陈氏治疗一般多以疏肝理气、活血通络、清热解毒。如不及治疗,将变为乳痈。

 

五、杂病

不孕 陈氏在诊治功能性病变引起不孕的患者中,常见有两种证型:一属虚证,乃由于肝肾不足,冲任失调,八脉空虚所致。治宜温养肾阳,益气养血,调摄冲任,填补八脉。常用药物:温养肾阳者鹿角、巴戟肉、仙灵脾、紫石英、益智仁、菟丝子等品;益气养血者如潞党参、生黄芪、熟地、白芍、白术、当归等;调摄冲任者如茺蔚子、艾叶、月季花、玫瑰花、赤砂糖之类。其方药以五子衍宗丸、四物汤、艾附暖宫丸、毓麟珠等化裁。一属实证,乃由肝郁气滞,痰湿阻滞所致,治宜舒肝解郁,疏调气机,燥湿化痰。常用药物有醋炒柴胡、制香附、苏梗、枳壳、茯苓、米仁、茅术、制半夏之属。方药以九制香附丸、苍莎导痰汤等化裁。

乳癖 乳癖相当于现代医学所谓小叶增生或慢性囊性增生。本病的发作往往与月经期有一定关系,或伴有月经不调或不孕。陈氏多从肝胃及冲任诸经调治。

症瘕 妇人症瘕,多以下腹为主,证属任脉为病,冲气不宣所致,有挟气,挟血,挟痰之别,以理气活血、化痰软坚、消症散结为治。根据患者体质强弱,陈氏主张攻补兼施,或寓补于攻,以缓缓图功为上,切忌急于求成,轻投或妄投峻厉之品以戕正。

经断前后诸证 陈氏认为由于阴虚于下,阳冒于上,肝阳上腾,清空被扰,以致神无所归。其证常见头晕目蒙,心悸失眠,烦热汗出等症,当以养营平肝,育阴潜阳,宁心安神,兼化痰浊。

陈氏治学极力推崇宋代陈素庵,明代王肯堂、傅青主和清代叶天士,尤其赞赏明代陈文昭所著的《陈素庵妇科补解》一书。陈氏擅长妇产科疾病的诊治,尤对月经病、不孕症、产后病更是得心应手;又采用中西医结合方法治疗宫外孕、子宫功能性出血、子宫肌瘤、子宫脱垂等病,均取得较好疗效。在诊断方面,陈氏指出治病关键在于识病明理,认为只有病识理明,才能中肯用药。临床识病主张四诊合参,特别强调望诊,尤重察目。对舌苔的望诊也颇有研究,撰有“舌苔学讲稿”,文中曾谓“信而有征者,莫过于舌苔,况症有真假,苔无虚伪,求诸色脉而不得者辨之于苔,则无或少误,然舌苔有多种,舌质之复杂,苟不详辨,亦有千里之误”。并认为舌苔之有根与无根可反映肾、胃两天之功能,尤对年老、久病、体虚之患者可测知预后之吉凶。在问诊时,善于掌握患者之心理及隐曲所在。陈氏指出,女子以肝为先天,多易气郁,应审其偶,察其遇,有的放矢给予安慰譬解,做到药治与心解结合,常能收到事半功倍之效果,其于闻诊,认为须听其言,闻其气,语言低微,多有气郁或气虚;声宏嗓粗,多属火属实。其于切脉部位,则认为妊娠者重左寸,不孕或闭经者重两尺,肝气郁结者重左关,脾胃病变重右关,经停两尺弦滑者为有孕之脉。

陈氏治病在继承其父陈筱宝经验(以调养病人元气为本,以调治血分为旨,妇科杂病以调肝为中心)的基础上,结合平生临床所见,又提出治病几个要点。(1)注重脾胃后天之本。认为人以胃气为本,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亡,故苦寒败胃之品不宜多用、久用,以免损伤脾胃升降功能。(2)调经勿忘气药。女子月经失调,治疗奇经八脉固为常法,但调肝也至关重要,尤对中年妇女,因女子以肝为先天,以血用事,气滞多肝郁,则血凝,气行肝气舒,则血行,故调经必疏肝,疏肝须理气。陈氏应用气药主张宜用行气开郁之品,切忌破气以伤正气。(3)带下分清湿热。女子带下虽有白、黄、赤、青、黑之分,析其病因,陈氏认为不出湿与热两邪,辨证论治须分清湿重于热,还是热重于湿,前者治疗健脾化湿为主,兼以清热止带;后者应清热为主,兼以化湿止带。

(http://www.yywsb.com)
编辑:代伟丽